劍道獨神 作者:六道沉淪【全書完】

【小說書名】:劍道獨神

【小說作者】:六道沉淪

【作者簡介】:男

【其他作品】:亡靈法師末世行

【內容簡介】:
                  古劍大陸,劍道昌盛,凡修行者都練劍,為劍者,大大小小劍道宗門林立,劍道,
                  
                   已發展到巔峰盛世,劍豪,劍尊,劍王,劍聖,劍神。
                  
                   楚暮,秉承“劍是凶器,劍術是殺戮之術”理念,並且在地球上享有“最年輕劍術大師”之稱,
         
                   穿越到古劍大陸,附體重生,靈魂融合,憑其無以倫比的劍道天賦,
   
                   一路高歌猛進,直指劍道神壇,成就獨一無二的劍神。

                  謹以此書,獻給你們和我所喜愛的劍還有所摯愛的劍道!

                 在這裡,你會看到各種各樣的劍,你會看到千奇百怪包囊萬象的劍術劍技,

                 還有不同類型天才之間的爭鋒,直指劍道巔峰,相爭神壇!

*1.本文內容皆從網上蒐集轉載,本人不承擔任何技術及版權問題。                     
*2.任何商業利益上行為與本人無關。版權為原作者所有。                                         
*3.支持原作者,請購買正版。

[ 本帖最後由 aaa22216 於 2020-11-28 23:16 編輯 ]
評論(2424)



5 神境

    白先生走時,全村的人都送他。

    ……

    瀑布千丈高,如白龍從天降。

    一道白色身影站在瀑布之下,擡頭仰望,水花翻湧,聲若萬馬齊奔、似雷霆萬千。

    白先生左手提劍,就這麼擡頭看著,仿佛要看到地老天荒。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看什麼,也不知道為何而看,只是隨心所欲。

    ……

    雪山之巔,蒼白世界。

    白先生卻席地而坐,劍放在雙腿上,似乎感覺不到絲毫的寒意。

    他依然在看著,看著眼前的白色,看著無盡落雪飛舞。

    ……

    金陽照耀,黃沙遍野。

    一望無際的大沙漠,號稱生命絕地,縱然是武道強者,也不願意進入這樣的地方,此時,卻有白色的身影慢慢行走,一步一步踏出。

    孤獨的沙漠旅人。

    ……

    白先生就這麼走著,用他的腳步,丈量這個世界。

    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

    步行很慢,又是走走停停,有時候會盯著一顆小草一片樹葉發呆大半天,有時候會在一個地方一住就是大半個月甚至更久。

    有時候性子一起,拔出長劍舞動,沒有絲毫章法,完全是隨心所欲,將自己將劍交給心,一練就是好幾天。

    歲月流逝,不知不覺,便是十年過去。

    “哈哈哈哈,我終於突破了,成就武王了。”一道猖狂的大笑聲響徹天地,一道身影自山谷內憑空飛起,氣勢如潮湧,驚天動地。

    旋即,那身影飛掠而過時,看到了一道坐在山巔的白色身影。

    “螻蟻。”一聲獰笑。這武王一掌拍出,欲將那白色身影連同那座山擊碎,化為粉齏。

    當他出掌的剎那,似乎看到一雙明亮的眼睛,深邃浩瀚如宇宙星空,一抹劍光在眼前放大,他仿佛看到了藍天白雲、看到了星空浩渺,整個人變得很安詳很放松。

    如中箭的鳥兒,身形微微一顫,從高空墜落。

    任你武王。也擋不住一劍。

    收劍入鞘,目光淡然,白先生起身,離開這盤坐了一個月的山巔,慢慢下山,繼續前行。

    沒有特定的方向、沒有特別的目的,一切,交給自己的心、交給自己的劍。

    他漸漸的知道了,劍法是有境界高低之分的。

    人境、地境、天境。而自己的劍法境界,已經達到了天境極限,往上,便是只存在於傳說之中的神境。

    那到底是怎麼樣的一種境界。白先生不知道。

    但,他又很想知道。

    十年!

    二十年!

    三十年!

    四十年!

    ……

    轉眼,便是百年過去了。

    白先生還在行走。

    這個世界很遼闊,哪怕是武道強者全力飛行。花費上萬年時間,也難以圍繞一圈,更別說白先生是用普通人的速度行走了。

    而百年過去。白先生還是原樣的樣子,絲毫不顯蒼老。

    一路行走,他殺過很多人,也救過很多人,留下了一個又一個傳說,三十三劍法也隨著他的腳步,漸漸的擴散開去。

    有的是他直接傳授,有的是他所刻下的壁畫被人學習。

    他無意間的一個舉動,讓三十三劍法被更多的人學習到,修煉著,傳承下去,漸漸的擴散到這個世界。

    ……

    “今日,便是我們心意劍宗開宗立派之日。”已經是中年模樣的林鳴身穿白色長袍,背著長劍,帶領數百白袍劍客整齊排列,一同跪拜,前面,則是一尊雕像。

    白色的雕像卻栩栩如生,赫然是白先生的模樣。

    一拜!

    二拜!

    三拜!

    總共九拜。

    “記住,心意劍宗開宗祖師,便是心意劍式和三十三劍法的創造者蒼白劍神!”林鳴的目光變得悠遠,有一絲的想念一絲的濡慕和無限的敬仰。

    百年時間,他從一個低階武師不斷的成長起來,直至今日,被人稱為心意劍王,開創心意劍宗。

    百年來,三十三劍法和心意劍式帶給他的好處極大極大,讓他擁有越級戰鬥的能力,尤其是心意劍式,越是修煉下去就越覺得其博大精深,如宇宙星空一般的浩瀚,無窮無盡。

    當年,他曾經還是頂階武宗時,曾以心意劍式一劍擊殺一尊低階武王,引發修煉界極大的震動,要知道,小層次之間的跨越挑戰擊殺不算什麼,但大境界之間的差距太大太大,如天淵之別,能保命已經不錯,更別說斬殺。

    “傳我劍宗之令,凡修煉三十三劍法者,皆可入我劍宗。”心意劍王林鳴說道。

    這消息,將會隨著心意劍宗的弟子們以及前來觀禮的武道強者們散播開去,慢慢的傳遍整個世界。

    同時,林鳴也希望,白先生可以聽到這個消息。

    不然世界太大了,他也不知道到哪堨h尋找白先生。

    至於當年小雲村被白先生親自指點的十四個少年,如今也都是頂階劍宗,一個個都是心意劍宗的開宗立派元老,一個個實力也十分強大,橫行武宗這個境界,難尋敵手。

    有劍王也有諸多劍宗坐鎮,門下還有劍將劍師和許多劍士,心意劍宗站穩了腳跟,開始發展起來,隨著心意劍王的一道令發出,不少修煉三十三劍法的人紛紛趕來,拜入心意劍宗門下。

    他們所修煉的三十三劍法,絕大多數都是從他人之處學到的,往往不夠完整,修煉下去,難以取得什麼成效。

    而根據消息,心意劍宗的祖師蒼白劍神,正是傳下三十三劍法之人,唯有在心意劍宗內才能夠修煉到最正宗的三十三劍法,甚至還有傳說中,那能夠讓人跨越大境界斬殺強敵的心意劍式。

    吸引力無比巨大。

    甚至,還有劍皇也親自來到了心意劍宗。

    武道境界,武宗之上便是武王,武王之上便是武皇,專註於劍者,便稱之為劍宗劍王劍皇。

    皇之上,則為帝。

    這個世界,帝尊級強者,雖然存在,卻都深居簡出,或者進入一些禁地探索,平時很難以見到,皇級強者便屬於最頂尖。

    至於帝級強者之上的聖級強者,不知道是否存在。

    幸好那劍皇很有禮貌,拜入心意劍宗,學習最正宗的三十三劍法,成為心意劍宗的太上長老,還開始修煉心意劍宗的真傳心意劍式。

    有了一尊劍皇坐鎮,心意劍宗一躍成為更加強大的宗門,蓬勃發展。

    轉眼,又是一百年過去。

    心意劍宗的宗主心意劍王突破,成就心意劍皇。

    第五百年!

    心意劍宗宗主心意劍皇成就心意劍帝。

    心意劍宗一下子成為這個世界最頂尖的勢力。

    第一千年!

    心意劍帝再一次的突破,成就心意劍聖,天下驚動。

    發展發展發展,更多的人修煉三十三劍法,這個世界的武道,漸漸被劍道所取代,進入了劍修昌盛時代。

    白先生行走千年,卻沒有走出太遠,只是當他路過一些城鎮時卻發現,很多人都在練劍,就算是一些孩童也會手持木劍耍上幾下。

    他發現,那些練劍人的劍法,有一絲三十三劍法的影子。

    釋然一笑,或許,他留下的些許傳承,正漸漸的擴散開去。

    第兩千年!

    這個世界的武道,消失在時間長河之中、消失在無盡劍光之下。

    劍道,徹底取代了武道。

    這個世界,變成了一個劍修的世界,也步入了劍修最鼎盛的大時代,一個個的劍道宗門興起,卻都以劍道聖地心意劍宗為首,他們也都知道,是蒼白劍神引領了劍道的昌盛,他是劍道時代的開辟者。

    蒼白劍神這個稱呼,被越來越多的人知道。

    三十三劍法,也變成了一門普及所有劍修的劍法。

    千丈山巔,白先生拔劍起舞。

    劍道大時代來臨,驀然,白先生的精神恍惚,仿佛飛起,與天地融合為一,他如同神靈,俯瞰大地。

    他看到了心意劍宗,巨大的宗門所在,無數身穿白色長袍的人在練劍。

    三十三劍法!

    宗門最深處,一個白袍老者在練劍,心意劍式。

    白袍老者的眉目,有幾分熟悉,第一眼,白先生就認出對方林鳴。

    他的雙眼,掠過了整片世界,看到了無數的劍道宗門,看到了無數的練劍之人,不知不覺中,內心湧現了一陣難以言喻的感動,一瞬間,仿佛明悟了什麼。

    “原來……這便是神境……”

    摸著自己心口,白先生長長一嘆,腳下的山嶽瞬間崩解,化為虛無,又從虛無顯現重新凝聚,變成了一口千丈巨劍。

    劍是劍、人是劍、地是劍、天是劍、萬物是劍、虛空是劍、心亦是劍,劍在手、在身、在心、在每一處,無處不在。

    恐怖的氣息彌漫開去,驚動整個世界所有練劍者,不知不覺跪伏膜拜,一個個高呼‘蒼白劍神’。

    腦海深處,無數的畫面顯現,最終定格。

    “原來……我叫楚暮……”

    “原來……靈兒就在我身軀之內沈眠……”

    手撫心口,心臟之中,一道銀色的光芒閃爍,堶情A有一個安詳的精致人兒,正沈睡著。

    “靈兒,我記憶已經蘇醒,該回去了。”

    白先生……也正是楚暮,一揮手中之劍,無聲無息,虛空開裂,對面,便是一片宇宙。



6 封鎮一億年

    混沌宇宙,戰事白熱化。

    距離赤鋒軍覆滅、楚暮消失,已經過去兩千年整,沒有赤鋒軍的威懾,神族與魔族漸漸的緩和過來,新生力量也隨之成長起來,補充到各個軍團之中。

    赤鋒軍的覆滅和赤鋒軍主諸天劍主楚暮的消失,對於整個人族而言,是莫大的損失,對於整個元界大聯盟來說,也是極大的損失。

    然而,因為赤鋒軍百年的努力,導致神族與魔族損失慘重,不斷後退,最終退到了本源元界的邊緣地帶,諸多界域紛紛被收復,這為元界大聯盟爭取到了很大的時機,讓他們可以更好的培養出更多的戰士,投入到每一個軍團之中,補充每一個軍團的消耗。

    之後的戰爭不斷,但都是小規模的戰爭,就好像是在磨礪新軍一樣,三方的損失都不大,活下來的,漸漸都從新丁變成了經驗豐富的戰士,甚至成為精銳。

    但神族和魔族在先天上,的確是要勝過人族等不少,同樣的成長時間,他們更快,實力也更加強大。

    漸漸的,元界大聯盟一方再次慢慢處於劣勢,曾經收復的界域又一個個被神族和魔族奪取改造。

    兩千年內,本源元界之中,又誕生出不少的英傑,一個個天資非凡,戰力驚人,他們紛紛效仿赤鋒軍效仿楚暮的做法,組建一支又一支的奇兵,遊走於神族和魔族的戰場之上,一次次的協助主力軍團抵禦敵軍,一次次的對抗神族和魔族的奇兵。

    其中,所有的年輕一輩英傑當中,最為傑出的有兩人,都來自於人族。

    當他們第一次展露鋒芒時,是兩人聯手斬殺了一尊魔族的大主宰境入門強者,而當時的他們,卻不是大主宰境,只是小主宰境極限強者。

    很快。關於那兩人的一切被人挖掘出來。

    一男一女,是雙胞胎兄妹,他們,還出自於一座低等界域。名為蔚藍界域,緊接著,人們更震驚了,因為當年的赤鋒軍主諸天劍主楚暮,正是從蔚藍界域走出來的。

    再接著。他們又一次震驚了,因為那一男一女都姓楚。

    最後的震驚,就是他們知道,那姓楚的一男一女赫然都是赤鋒軍主諸天劍主楚暮的侄子和侄女。

    楚家一門三傑,令所有人都欽佩不已。

    無雙軍!

    這,正是楚家兄妹所組建的奇兵,總數三百人。

    一番激戰,他們將魔族的一支奇兵滅殺,卻也被魔族強者追殺。

    這,是一尊魔族的大主宰境極限強者。實力強橫無匹,追殺之下,無雙軍不斷有人被殺死。

    楚驚世和楚空月的實力強橫,聯手之下足以斬殺尋常的魔族大主宰境入門強者,但對上大主宰境極限強者,卻相差太大太大。

    無雙軍戰士一個個自爆,企圖殺傷殺死魔族那強者,卻很難以辦到,只能給楚驚世和楚空月爭取到一絲脫身的機會,卻也很渺茫。

    “你們兩個逃不掉的。”魔族大主宰境極限強者揮手之間。仿佛將一切都化為粉齏,緊緊追擊。

    “妹妹,你先走,我來擋住他。”楚驚世頓住轉身。持劍橫在身前。

    “聯手。”楚空月也跟著轉身。

    “大伯無後,你需要活下去。”楚驚世迅速說道。

    “你們是在說楚暮嗎?”魔族大主宰境極限強者追擊而至,卻沒有立刻動手將楚驚世和楚空月殺死,而是揮手之間,化為兩條黑色的繩索,將他們束縛起來。

    他的目的。也不是殺死楚驚世和楚空月,而是要將他們活捉,帶回太始魔界去,經過化魔池轉化為魔族。

    這兩人和傳說中那個極端可怕的絕世天驕楚暮有血脈關系,天資不凡,只要將他們轉化為魔族,還可以狠狠的打擊人族一方的士氣,一舉兩得。

    “就算是楚暮重現,我也會將他打一頓,再抓回去。”抓到楚驚世和楚空月,這魔族大主宰境極限強者很高興,因為他可以得到魔族半神至尊的獎賞。

    “若我大伯在,一劍便可殺你。”楚驚世冷喝道,鼓動一身力量,卻動彈不得。

    “可惜,他已經死了。”魔族大主宰境極限強者笑道。

    這時,前方的虛空之中,突然出現了一道數千米的裂痕,仿佛薄紙被利刃切開似的,十分突兀,無聲無息。

    這一幕,讓魔族大主宰境極限強者一驚,立刻頓住身子,也讓楚驚世和楚空月驚訝不已,紛紛盯著那裂痕。

    在他們的註視當中,裂痕不斷的縮小,當縮小到十米之際,一道身影仿佛閑庭漫步般的,從裂痕當中走出。

    白色的長發散發出驚人的光澤,仿佛湛然神光,有些炫目。

    白皙的臉看起來似乎血氣不足,卻給人很熟悉的感覺,那一雙眼眸,清澈得純粹、深邃得浩渺。

    一身寬大的白袍,不帶絲毫煙火氣息。

    “大伯……”楚驚世和楚空月仿佛呢喃的出聲。

    此人,正是一劍破界而來的楚暮。

    聽到聲音,他轉頭看去,白皙的臉上露出一抹微笑。

    “驚世……空月……好久不見……”一聲招呼,讓楚驚世和楚空月完全確定,此人就是他們的大伯,那個令神魔聞風喪膽的赤鋒軍主楚暮。

    他,並沒有死,並且,也回來了。

    “大伯!”楚驚世和楚空月激動不已。

    “你是楚暮!你竟然沒死!”魔族大主宰境極限強者臉色大變,旋即意識到,這楚暮的身上,並沒有什麼強大的氣息波動,就好像是一個普通人似的。

    眨眼,他就分辨出來,那的確是屬於普通人的氣息波動,而不是因為修為強大之後內斂的結果。

    也就是說,此時的楚暮,根本就沒有什麼實力。

    “沒死正好,讓我將你一並抓走。”一揮手,一道黑光便射向楚暮。

    “大伯小心。”楚驚世和楚空月大驚。

    楚暮卻是神色不變,拔劍刺出,那黑光潰散。而刺出的那一劍仿佛無限延伸而至,直接將魔族大主宰境極限強者的眉心貫穿。

    眉心被貫穿的剎那,魔族大主宰境極限強者仿佛看到藍天白雲、碧水晴空,臉上沒有絲毫的驚慌。反而有一絲愉悅一抹安詳。

    這魔族一死,一縷看不到的光芒便順著楚暮的劍進入內心,被心臟處的銀色光團所吸收。

    他一死,束縛楚驚世和楚空月的力量也隨之消失。

    “大伯,你的修為……”楚驚世和楚空月立刻沖向楚暮。

    “沒了。”楚暮笑道。很灑脫。

    “修為沒了怎麼還……”楚驚世和楚空月兩人萬分不解。

    “我還有劍。”楚暮微微一笑,那是發自內心最深處的笑容。

    楚驚世和楚空月一怔,卻無法理解楚暮的話,因為他們的劍法境界盡管達到天境,卻只是天境初階而已,除非他們的劍法境界達到天境極限,並且歷經生死變故等等一切,才有可能理解一二。

    天境的劍法境界和神境的劍法境界,比主宰境和半神至尊之間的差距還要大。

    “你爹和你娘呢?”楚暮問道。

    “他們都很好。”楚驚世回答道。

    “嗯,很好就好。過後,再去看望他們。”楚暮說道:“和我說說這些年的變化。”

    楚驚世說著,楚空月補充,楚暮默默聽著。

    “現在大伯回來了,還能一劍斬殺魔族大主宰境極限強者,實力比以往強大了許多倍,魔族和神族又該擔驚受怕了。”楚驚世笑道。

    說到此,楚暮神色卻有幾分黯然。

    當年他在神祖和魔祖聯手施展的神魔寂滅咒下活下來,是因為五百多個赤鋒軍戰士獻祭了自己的生命的關系,若非他們的生命力消耗掉神魔寂滅咒的絕大多數力量。自己已經死了,徹底的消失了。

    當年,一同縱橫神魔二族的兄弟,早已經徹底消失。

    至於他自己。活下來,卻也失去了一身修為和大部分的生命力,壽元大大的縮短。

    但,因禍得福,他的劍法,也摒棄了一切的束縛一切的桎梏一切的拖累。變得純粹,劍就是劍、劍法就是劍法,或者說是劍術。

    是的,劍術。

    他好像又變成了一個劍術師,不需要什麼特別的力量,只要有劍即可,更加徹底。

    一劍在手,便可以撬動整個天地的力量、整個世界的力量、整個宇宙的力量,讓之為自己所用。

    這,便是劍術師的至高境界。

    他達到了。

    所以他才明白,所謂的神境,便是如此,卻只能意會。

    他不再需要什麼修為,因為整個天地整個世界整個宇宙,都是他的修為。

    時隔兩千年,赤鋒軍的兄弟為自己而身死道消,靈兒為自己化靈,自己差點身死,這一切,都與神族魔族有關系,今日,他歸來了,這些仇,該清算。

    ……

    時隔兩千年,魔焰邊界更進一步擴張,占據了更多的界域。

    楚暮與楚驚世和楚空月三人來到這堙A他們來的速度很快,只是楚暮一劍劃出,便切開了虛空,走進入,再走出去,便到了。

    這種手段,堪比半神至尊,讓楚驚世和楚空月震驚不已。

    “大伯,我們要怎麼做?”楚驚世問道,面前的黑色,仿佛一望無際,燃燒著熊熊魔焰,仿佛要將一切全部都燒毀,化為灰燼。

    “出劍。”楚暮說道,語氣平淡,又仿佛宇宙之聲,響起的剎那,楚暮手中長劍隨之出鞘,一劍往前劃過。

    緩慢、簡單、清晰。

    就是這麼一劍出後,魔焰邊界仿佛被無盡劍氣潮汐沖擊一般,一切魔焰在剎那熄滅,魔焰邊界之內的魔族,不論是大帝境還是小主宰境還是大主宰境,盡數在那劍氣沖擊之下,連反抗都來不及,化為粉齏。

    若從最上空看去,便會看到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隨著無形的劍氣推進,魔焰迅速熄滅,無數的魔族大軍戰士花費粉齏,被改造的界域也在那一股劍氣之下。迅速的褪去黑色,恢復原本的模樣。

    一劍!

    僅僅只是一劍,便將整個魔焰邊界的全部魔族擊殺,不論實力高低。將整個魔焰邊界的界域盡數恢復。

    這,哪怕是太古劍尊那等級別的半神至尊也無法做到。

    看著眼前消失不見的黑色,重新煥發出生機,楚驚世和楚空月徹底驚呆了。

    帶著楚驚世兄妹,楚暮四處轉戰。每到一處只出一劍,每一劍下,必定將魔族大軍盡數滅殺,將一切被侵占的界域盡數恢復。

    打完魔族打神族。

    不過短短的時間,算起來連一天都不到,整個本源元界內的所有魔族和神族,盡數被消滅一空,一切都恢復過來。

    這種變故讓所有人都反應不過來。

    隨後,魔族與神族的半神至尊怒了,紛紛出動。殺至本源元界,因為他們認定是本源元界一方率先出動了半神至尊。

    本源元界的半神至尊也因此而出動,對抗神族和魔族。

    本源元界之外的宇宙虛空中,一尊尊百米身影不斷的碰撞,可怕的威力,仿佛要將宇宙擊碎。

    一分為二對抗神魔二族,漸漸的,本源元界一方的半神至尊落於下風。

    只是,半神至尊的保命能力十分強橫,很難以殺死。一時間,他們都還可以支撐住。

    就在此時,虛空出現一道裂痕,一道白色的身影也隨之漫步而出。瞬間成為所有人的焦點。

    “你是……楚暮……”太古劍尊傻眼了。

    當年,楚暮就在他的眼前消失不見,按理說,應該是徹底死了,現在是怎麼回事?

    “劍尊前輩,好久不見。”楚暮微微一笑。又看向天武戰尊和萬宗道尊,紛紛行劍禮。

    “你還活著,太好了,趕快離開這堙C”天武戰尊連忙說道。

    “不,我來參戰。”楚暮不徐不疾的說道。

    “你就是兩千年前中了神魔寂滅咒的楚暮,竟然還活著,這一次,你死定了。”一尊魔族的半神至尊吼道,點出一指,黑色的指勁撕裂虛空,射向楚暮。

    太快了,太古劍尊等人根本就來不及救援。

    難道,又要再一次的看著楚暮被殺嗎?

    楚暮出劍了,一劍刺出,黑色指勁在無聲無息之間潰散,那一劍,勢不可擋,直接貫穿了魔族半神至尊的軀體。

    可怕的力量肆虐全身,於眾人無比驚駭的註視下,那魔族半神至尊的身軀開始崩裂瓦解,化為一點點的黑色光芒散開,如同煙霧一陣,徹底消失。

    一劍!

    斬殺半神至尊!

    這是做夢嗎?

    不是做夢,當楚暮刺出那一劍的剎那,所有的半神至尊都模糊的感覺到,整個宇宙的力量,都附加在那一劍之上。

    半神至尊的確是很強大,因為他們融合了大道,但和整個宇宙的力量對比,卻還是有著很大的差距。

    出劍出劍出劍!

    一劍一劍之下,一個個魔族半神至尊的身軀瓦解,化為最基本的粒子消散,而他們的能量也融入了宇宙之中。

    剩下的半神至尊嚇破了膽,紛紛逃竄離去。

    楚暮沒有追擊,往神族方向而去,與同樣的手段,斬殺一尊又一尊的神族半神至尊。

    “這……”

    本源元界一方的所有半神至尊全部都被嚇傻了。

    什麼時候,半神至尊變得那麼弱,一劍一殺,如殺雞仔。

    沒有理會他們,楚暮一劍劃開虛空,走了進去,下一息,便出現在太初神界前。

    “神族與魔族為宇宙孕育出的第二層次生命,不能缺少,否則會影響到宇宙的平衡,既然如此,我便以宇宙之力,將你們封鎮。”

    “不過在封鎮之前,神祖,我該還你一劍。”

    楚暮的聲音,在整個太初神界內響起,嚇壞了全部神族。

    一劍刺出,直接刺入了太初神界最深處,金色大殿之內正在養傷的神祖,無可閃避。

    一聲慘叫,神祖昏厥,那一劍,直接讓他的傷勢加劇十倍不止,一身生命力少掉了大半,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能夠恢復。

    “吾以劍神之名,封鎮太初神界一億年!”

    一劍下,化為一道可怕的劍光,落在太初神界正中心,化為一把百萬丈高的巨劍,散發出劍光,擴散到整個太初神界,將之封鎮起來,直到一億年後才會解封。

    封鎮期間,太初神界內的一切都會被削弱被壓制,他們的生命層次也會跌落到與人族一樣,再無優勢可言。

    這,是楚暮所能夠做到的最大程度,再加劇一些,便會引發整個宇宙的災難。

    封鎮完太初神界之後,楚暮又來到了太始魔界之外。

    一劍刺出,刺穿了宇宙一般,直接將太始魔界最深處的魔祖一劍貫穿,同樣,打掉了他一半的生命力,也讓他的傷勢加劇十倍不止,需要休養無數歲月才有可能恢復。

    “吾以劍神之名,封鎮太始魔界一億年!”

    一劍劃出,劍光射向太始魔界中心處,落下,化為一道百萬丈的巨劍,鎮壓住整個太始魔界,令得太始魔界如太初神界一般,無論是氣運還是其他各個方面,全部都被鎮壓住,直到一億年後才能夠解封。

    這一億年,等於是楚暮為本源元界所爭奪的一億年,一億年之後,他們能否與太初神界太始魔界對抗,那就是他們的事情,與楚暮再無任何關系。



7 帶你回家

     劍神元年,代表著一個新紀元的到來,因為神族魔族不僅被擊退,還損失無比慘重,更是被劍神封鎮一億年,象征著本源元界各個種族真正發展時機的到來,經過一直協商後,更改年號。

    蔚藍界域正式更名為神劍界域,用以紀念劍神楚暮的誕生。

    隨後,氣運匯聚,神劍界域開始被改造,飛速提升,原本已經接近中等界域,一躍成為中等界域,又不斷的擴大,往高等界域挺進。

    劍神1年,神劍界域成為高等界域。

    神劍界域的提升,令得其中的氣運天地元氣等等也隨之提升許多,天道愈發的完善,里面的修煉者,也隨之突破界限,紛紛達到了更高層次。

    原本那些困在三步大帝極限者,紛紛達到小主宰境的層次。

    劍城,因為楚暮的存在,而成為了整個神劍界域的聖地,唯有最精銳的劍修,才有資格進入。

    劍城之中的楚門劍館,更是聖地之中的聖地,因為那是劍神楚暮曾經所開創的。

    每一天,總會有無數的劍修從界域各處趕來,甚至從本源元界各個界域趕來,為的就是參觀劍城,朝拜楚門劍館,甚至希望能夠拜入楚門劍館內學習劍法。

    楚門劍館之內,一頭白發蒼蒼一身白袍的楚暮,正與中年人模樣的楚王道在喝酒。

    或許是因為血脈的影響,也或許是因為界域晉升的影響,楚王道的修為達到了小主宰境入門,在神劍界域當中,也算是一尊劍道強者了。

    一邊,則是楚王道的妻子和一對兒女陪著,至於下一代還沒有,楚驚世目前獨身,楚空月也是獨身。

    他們兩人的修為,全部都達到大主宰境入門層次。放在整個本源元界當中,都是處於較頂尖的強者,還可以跨越等級戰鬥,實力非凡。

    尤其是。他們的劍法得到楚暮的指點,更是從天境初階不斷的提升,達到如今的天境高階層次。

    劍神1年,神劍界域顫動,令所有人都震驚。

    整個界域。不斷的吸納來自四面八方的力量,那是屬於宇宙本源的力量,註入神劍界域之內,令得神劍界域迅速的擴大,內部更是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小溪變成長河,湖泊變成大海,山丘變成山峰,山嶽形成山脈……

    變化足足持續了一個月的時間,神劍界域內的每一個人都受到了影響,血脈變得更加優秀。一身修為也急劇提升。

    許多才剛剛突破到小主宰境層次的強者,修為又再次的突飛猛進,至少提升一個小境界,多的甚至提升了三個小境界。

    如楚王道和楚暮是血脈親人,受到的影響最為明顯,但又因為他本身的天賦較為一般,因此修為只是被提升到小主宰境極限,沒能突破到大主宰境。

    倒是楚驚世和楚空月兩人提升十分明顯,直接從大主宰境入門提升到大主宰境大成的層次,無比駭人。不過他們需要一定的時間去適應新增的力量,才能夠將之充分的發揮出來。

    持續一個月,神劍界域的變化停止,儼然成了整個本源元界當中最大的一個界域。足足超出高等界域百倍,被定義為本源元界唯一的主界域。

    人族的氣運也因此在不知不覺當中受到影響,漸漸的誕生出更多優秀的血脈,一點點的超越其他大族。

    神劍界域之內,其他的修煉之道漸漸的消失,被劍道所取代。因為在神劍界域之內練劍會更加容易,一個個從神劍界域走出去的劍修,戰鬥力十分驚人,越級挑戰如吃飯喝水那般的簡單。

    一切的一切,都在朝著更好的方向變化。

    “王道,驚世,空月,我要走了。”

    楚門劍館上空,楚暮語氣平靜的說道。

    “大伯,你要去哪里?”楚驚世十分舍不得,相處一百年時間,對楚暮這個大伯,他們愈發的濡慕。

    “去該去的地方,或許,以後不會再回來了。”楚暮說道,平淡的口氣之下,卻難免有幾分的感傷。

    頭發依舊蒼白,眼角的魚尾紋更明顯了,看起來早已經不是當年那年少的模樣,而是步入中年。

    縱然達到神境,成為整個混沌宇宙唯一的劍神,但他本質上,依然是一個人。

    他和半神至尊不同,半神至尊的生命層次改變,可以和宇宙同壽,他的生命層次沒有改變,他是一個人。

    失去修為,劍道突破至神境,但他的身軀,卻如同普通人一樣,會生老病死,只不過壽元比普通人更漫長許多許多。

    這,也就是初代太古劍尊所說的,要成真神,不能成就半神至尊,因為半神至尊是合道,成為混沌宇宙的一份子,真神則是超脫混沌宇宙不受束縛,代價,無法永生不死。

    失去與得到之間,誰又能說得清楚。

    只要活得舒心就好。

    “我走了。”楚暮最後說了一句,拔劍,一劍撕裂天空,撕裂宇宙,一步跨出,進入那裂痕之內消失不見。

    “哥……”楚王道靜默。

    “大伯,一路走好。”楚驚世和楚空月都知道,楚暮無法和他們一樣,永遠的活下去,終有一天會因為壽元到而老死。

    ……

    這是一個深邃的藍色世界,巨大無比。

    深藍世界!

    因為楚暮的緣故,深藍世界不僅徹底恢複,還再次的提升起來。

    天空無聲無息的裂開一道痕跡,一道身影隨之出現。

    正是楚暮。

    站在深藍世界的最高空,楚暮一眼掃過,他是深藍之主,直接就將深藍世界的一切都看透。

    歷經多年過去,真劍宗依然存在,而且,也發展壯大起來,成為了整個深藍世界之中的最頂尖勢力,其名字也恢複原本,為真神劍宗。

    名副其實。

    “真神劍宗……”楚暮的眼神有些恍惚。他忽然間,有些分不清楚,到底是真神劍宗成就了自己,還是自己成就了真神劍宗。

    因為他可以肯定自己是古往今來唯一的真神。在此之前,絕對沒有,這是混沌宇宙告訴他的。

    既然如此,為何以往的真劍宗會叫做真神劍宗呢?

    還說是真神留下來的,而自己又巧合的成為真劍宗的宗主。將之發展起來,如今再次恢複真神劍宗的名稱。

    一切,就好像是一個輪回。

    誰成就了誰,楚暮想不清楚,也不想了,沒有那個必要,有時候,糊塗更好。

    故人早已經逝去,整個深藍世界內,找不到自己熟悉的人。楚暮只是停留一段時間,再次離開。

    這一次,他前往古神界。

    眼前,是一片星空。

    “靈兒,這里,就是你我初次相遇的地方。”楚暮站在星空之中,手掌放在心口,自言自語說道。

    他能感覺到,靈兒正在蘇醒,或許再過不久就能醒來。

    古神界當中。他的朋友也不多。

    楚暮也發現一點,原來古神界處於混沌宇宙的邊緣,就像是寄生在混沌宇宙身上一樣,是一個小型的宇宙。如同初生宇宙一樣,慢慢的成長。

    作為劍神,楚暮自然也可以調動整個古神界的力量。

    他看到了古亂空、練紅雲和楊戰天三人,也看到了蘇月汐等人。

    如今的他們,都已經成為大帝境,在古神界這樣的地方。算是頂尖的強者了。

    與古亂空三人喝酒論劍,直到他們三個喝醉後,楚暮悄然離開,他找到了曾經的弟子楚亂。

    楚亂來到古神界多年,修為達到了絕世境的層次,正被人追殺,下一息,眼前的敵人全部消失不見,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現在面前,陌生之中又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與楚亂相處十年,教導他劍道之後,楚暮又離開了。

    那,也是他的起點古劍大陸!

    多年過去,古劍大陸沒有多大的變化。

    一眼,楚暮就將古劍大陸看盡。

    他看到了蕭千鋒的墳墓。

    是的,蕭千鋒的壽元,也不可能活那麼久。

    出現在蕭千鋒的墳前,楚暮席地而坐,意念一動,遠在萬里之外的一座城邑內的一間小酒館,小二更端著一壇酒要給客人送過去,那酒送到客人手中之際,卻忽然消失不見。

    “蕭師兄,再此一會,已經是天人永別。”楚暮打開壇子,自己喝一口,再倒一些在墳前,師兄弟共飲,直到酒水一空。

    “蕭師兄,這是我最後一次來看你。”楚暮說完,身形再次消失不見。

    或許,他可以調動這個世界的力量去調查蕭千鋒的靈魂是否轉世,但他不想那麼做,因為這一世是這一世,轉世了則是另外一世,毫不相幹。

    下一息,楚暮的身影出現在一座墳地之內,這里有許多墳墓。

    “楚當雄之墓!”

    “楚行雲之墓!”

    “李雲蘭之墓!”

    “楚天之墓!”

    “爺爺、爹、娘、大哥……我回來了……”楚暮很平靜,他已經看透了生老病死,連他自己也不免走上這一條道路,是以能夠坦然。

    爺爺爹娘和大哥,終究天賦一般,再修煉,也不過是多活幾百年而已,而今距離他離開已經過去了幾千年。

    整個楚家早已經是古劍大陸上最頂級的世家,但那又如何,與如今的楚暮,再無關系了。

    跪下、叩拜!

    坐在墳前,楚暮自顧自的說話,說了很多,最後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在說什麼。

    “爺爺、爹、娘、大哥,我是來道別的。”

    起身,楚暮靜默片刻,沈沈一嘆,身形一轉,消失不見。

    古劍大陸的高空之處,一道白色身影屹立。

    手掌輕輕的放在心口,感受其跳動,感受其溫暖。

    “靈兒,我帶你去另外一個世界,那里,才是我最初的起點。”輕輕一聲,透盡溫柔,心臟重重一跳,那是雪銀靈的回應。

    楚暮面帶微笑,一劍劃開天空,裂痕顯現,另外一端,一顆水藍色的星球正緩緩轉動著。

    一步跨出,楚暮的腳步堅定,盡管,那是另外一個宇宙,盡管,到了那里,他的力量會漸漸失去,他的壽命也會被縮短,但他義無反顧。

    那是劍術師的起源!

    ……

    或許,他會是你們所認識的人、或許是你們所見過的人、或許就在你們身邊、甚至就是你。



後記

     “叮……叮……叮……”

    富有節奏的敲打聲,在空氣中隨風飄遠。

    這堙A是某一座城市的郊外,位於山腳下,有樹林有溪流,還有一間大木屋,木屋之外則有一座亭子,媊捁v起熔爐,正燃燒熊熊烈焰。

    一個白色短發的中年人正光著膀子,揮舞手中鐵錘,反複捶打鐵鉗下的劍胚,那劍胚剛從熔爐堥出來,通體發紅。

    每一錘力道恰到好處,手臂起落之間,有一種獨特的韻律,極富美感,仿佛與林中之風、與溪中流水同步。

    爐火激烈,山風吹去,讓熱意彌漫在四周。

    反複捶打下,夾起劍胚放進一邊的清水槽堙A嗤嗤聲音,煙霧繚繞,待劍胚冷卻後舉起來,仔細盯著,可以看到劍胚上有不少的坑坑窪窪。

    “楚暮,該吃飯了。”

    清脆而帶著幾分空靈的聲音,從木屋內傳來。

    “好。”將劍胚和鐵錘放下,白發中年人轉身,那是一張很熟悉的臉。

    ……

    結束了。

    這本書到現在,足足過了三年又幾個月的時間,結束了。

    一時間,心有萬千結。

    我很不舍,不舍得結束,卻又不得不結束,六道也知道,好些師兄弟也不舍得,三年多了,想一想,便有許多感慨。

    一路相隨,六道感謝有你們!

    昨天,書臨近結束時,我媳婦很感慨說:三年了,好舍不得。

    她說,這本書見證了我們從未婚到已婚,見證了我們從小兩口到一家三口,見證了家堛漱p家夥從隻能躺著到能爬著,再到現在呀呀學語小腿撒歡四處奔跑,也見證了六道從一人吃飽全家不餓到撐起一個家庭。

    論對本書的感情,六道最深。

    但,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沒有不落的太陽,到最後,難免要結束。

    說起本書來,六道知道,前麵有些坑沒有填上,不是六道不去填,而是身不由己。

    書,寫著寫著,漸漸的,好像要脫離我的掌控,如脫韁野馬一路狂奔,或是跑入歧路,讓六道隻能被拖著走,直至最後,盡管有所挽回,但已經回不去了。

    今天,寫著寫著,六道的思緒紛亂,整個人都在恍惚,連現在寫著後記,也在恍惚,好像喝醉了一樣,不知道該怎麼去表達更好。

    寫後記之前,心有萬千言語,想著一定要寫一個特別煽情的,讓你們一看,就感動得不得了的,寫下後,腦子恍惚又一片空白。

    不過想想,一個結束,也象征一個開始。

    沒什麼好感傷的。

    雖是老生常談,但六道依然要誠摯的感謝諸位師兄弟,感謝你們的支持感謝你們的陪伴,感謝每一位收藏、每一位投票、每一位訂閱、每一位打賞的師兄弟。

    雖說劍道獨神結束了,但六道有一個想法,等過年後沒那麼倉促了,到時候,估計會抽時間寫一寫楚暮回到地球之後,或許會申請一個公眾號發在堶情A也或許會發在其他地方,這是目前的一個計劃,到時候能否實現,還不敢百分百保證。

    今日,劍道獨神結束,明日,劍道通神上傳。

    兩本書的名字很接近,都是寫劍的,但彼此之間並沒有什麼關聯,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故事。

    劍道通神,六道也希望諸位師兄弟繼續支持。




發表評論
本文章已關閉或您沒有權限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