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BL向] 開戲樓的範例帖 – 温柔風流帝皇總攻x傲嬌女皇偽受

開戲樓的範例帖 – 温柔風流帝皇總攻x傲嬌女皇偽受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闇敖夜 您是第1062個瀏覽者
此樓闇凱非帝皇身份,闇凱有另一個身份是某妖閣的閣主,繧傾的身份是副閣主。
 
劇情:闇凱離閣來至凡世,尋一個離閣出走的閣妖,繧傾從閣裡偷跑出來被闇凱發現。
 
對文的走向:清水曖昧向。
 
【閣 主】
【花種】黑色曼陀羅
【名字】闇凱
【攻受】攻
【屬性】温柔風流攻/冷漠抖S攻
【個性】風流無心,漫不經心的温柔,笑容儒雅自稱無害,實則是有荋c劣、嗜虐、捉摸不定的黑暗面。
【逆鱗】不喜粗言俗語,不允許本閣的閣妖被欺侮,禁語是「腹黑」。
【花語】不可預知的黑暗、死亡和顛沛流離的愛。 絶望的愛情,無間的愛和復仇,凡間的無愛與無仇,生的不歸之路。
【容貌】偏紫的紫黑色長髮及腰,臉如冠玉,劍眉斜飛入鬢,魅惑的藍紫色雙眸有著上揚的眼角,微卷纖長的睫毛。鼻樑懸直而挺拔,深刻如雕像般立體的輪廓,唇線優美的薄唇,嘴角總是含著一抺讓人如沐春風,謙謙君子的温和微笑。風度翩翩佳公子,温柔中帶點邪氣,器宇軒昂,風流倜儻,玉樹臨風。
【背景】前生是闇紫九尾魔狐,化作人形在荊棘林中被摯愛以滅魔的利刃刺入了心臓,鮮血滲入土中,毀了心的靈魂,轉生成了此刻的黑色曼陀羅,以血轉生而身上仍留有九尾魔狐的血統,修行成花妖後擁有在花妖與魔狐之間轉換形態的能力,隨後來至忘川河畔築建妖華閣,收留棄絶情愛的眾妖。每隔那少年一世之時,闇凱總會掐指算期,走出閣外佇立於忘川河畔,一次次目送那曾經摯愛的少年歩入輪迴。
 
 
【副閣主】
【花種】罌粟
【名字】繧傾.魂傾
【攻受】攻
【屬性】繧傾傲嬌女皇偽受/魂傾冷漠霸道流氓攻
【個性】平時是個傲嬌萌,認真起來耍流氓,不知誘騙多少人。
【逆鱗】違反本閣規則者。禁語是「可愛」、「傲嬌」、「萌」。
【花語】華麗、高貴、傷害他的愛、死亡之戀、遺忘。
【容貌】繧傾有茧策漞L翹的短髮,可以幻化長髮,秀骨清像,眉如翠羽青黛,玉膚欺霜賽雪,左紫右藍的異色瞳,絳唇不點自紅。妖惑姿容豔而不俗,邪誘如罌粟,羞怒時頰染一絲紅霞映雪。轉換成「魂傾」時,右邊的藍眸可以變成血紅色,當右邊的藍眸變成血紅色時,身型也會從少年的體型轉變為成年男子的高挑身型。俊美的五官變得深邃而更顯氣質冰冷,薄唇輕勾著一抹玩世不恭的壞笑,身上隱隱散發著危險氣息。
【背景】繧傾的身上有茪E命貓妖與罌粟花妖的血統,擁有在花妖與貓妖之間轉換的妖化能力。繧傾不知是經f了甚麼而遺忘了一切記憶,只為了尋回記憶,一直流連凡間而無果。繧傾在聽聞彼岸花香的傳説之後,來至火照之路,聞茤憬云嶊滬赫薽o無法憶及所愛的是誰而憶起了過往一段淒絶的愛戀,只願棄絶情愛,最終來至妖華閣被閣主收留而入住。
帝皇總攻。
風流無心,唯我獨尊,邪魅狂肆。
FaceBook網址EternalNightEmperor

TOP

【正文.闇凱】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闇敖夜
闇凱獨自離閣多日,遊f凡世中尋尋覓覓,依然未見他身影。
 
這天來至樹林間信歩而行,身後一片綠葉無風自落。
 
「既已悄悄跟來,行跡敗露了,還不趕快現身?」
 
闇凱聞聲頓歩,渾厚磁性的男嗓聽似温和卻帶茪ㄝe違令的威嚴,並未回首看向身後。
帝皇總攻。
風流無心,唯我獨尊,邪魅狂肆。
FaceBook網址EternalNightEmperor

TOP

【回文.繧傾】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闇敖夜
本以為隱身在樹上就不會被主人發現,結果還是事與願違。
 
主人離閣之前可以吩咐本君要留守處理閣中事務,要是主人知道本君因為貪玩而偸跑出來悄悄跟茈D人……還不知道主人要怎麼懲罰本君呢。
 
平日越是温和的主人一但生起氣來就越可怕,這下真的完了!本君……該怎麼辦才好?
 
繧傾内心無限糾結都只在電光火石之間,動作卻不敢有絲毫怠慢,旋身自樹上躍下,單膝跪在主人的面前現出了身形。
 
「本君、本君只是擔憂主人的安危……一時護主心切而暗中跟隨,絶對不是因為貪玩而偸跑出來悄悄跟茈D人……」繧傾低眉斂目,話是這麼説,眼神卻心虛的左右游移不定,始終未敢臻雇璁V主人。
 
「本君自知有違主人囑咐,請主人責罰。」那軟嚅帶怯的稚嫩少年嗓音明顯輕顫,似乎快要哭出來了,好不委屈。
帝皇總攻。
風流無心,唯我獨尊,邪魅狂肆。
FaceBook網址EternalNightEmperor

TOP

【回文.闇凱】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闇敖夜
一時護主心切?還真是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啊,心虛緊張到説溜了嘴還不自知。
 
闇凱沉默不言,薄唇緩然輕揚一抺極温柔的孤度,藍紫的雙眸卻不悦的瞇起,無形的壓逼感令跪茠繧傾不禁身子一顫,幾近要蜷縮成一團。
 
良久,直到繧傾跪得雙腿發麻,闇凱才邁歩上前,好整以暇的開口。
 
「膽敢違抗本座的命令,責罰當然是免不了。」闇凱臉上笑意不改,卻不急説出要如何處置繧傾,沉吟的片刻足以讓繧傾飽受心驚膽顫的心理折磨。
 
「本座吩咐你辦的事,你可有辦妥?」闇凱的語氣平和聽不出喜怒,心道:若然他是甚麼都沒處理好就敢跑出來,那就真的有必要再好好懲戒一下了。
 
繞繧傾緩歩走了一圏,待繧傾以為可以免卻責罰而鬆懈下來時,闇凱這才適時不急不慢的補上一句:「你就在此跪上一天一夜,好好的靜思己過,嗯?」
帝皇總攻。
風流無心,唯我獨尊,邪魅狂肆。
FaceBook網址EternalNightEmperor

TOP

【回文.繧傾】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闇敖夜
説謊一向不打草稿的繧傾回想一下方才回的話就後悔了,主人身為閣主又哪用得茈誧g來保護?自家主人從來都不是好糊弄的主。
 
主人一言不發,繧傾只好偸偸瞄向自家主人,這不瞄還好,一瞄就嚇得不敢再多瞄一眼了。
 
這次主人一定是生氣了,主人被惹怒的時候態度越是温柔,本君受的處罰就越重,每次主人那樣笑,準當沒好事。
 
一想到這裡,繧傾就不禁將自身緊縮得看起來更加渺小,恨不得可以就此消失在自家主人的視線裡。
 
這一跪就跪了沒三個時辰也有兩個多時辰了,自知犯錯而不敢用妖法護身的繧傾此刻與凡人無異,早已跪得兩腿發麻雙膝發疼。
 
主人説責罰是免不了,繧傾就只好認命的等茈D人處置,可是卻久久未能等到主人表態,繧傾不禁開始胡思亂想,很容易就聯想到過往種種,以前犯錯時各種不堪回首的後果,越想越是戰戰競競。
 
「本君是處理好一切事務再離閣追上主人。」聽見主人的問話,繧傾忙不迭的回應,生怕被主人以為自己是躱懶,這可擔待不起,給繧傾一百個膽子繧傾也不敢就這樣扔下一個殘局落跑。
 
既然本君沒惹出甚麼大亂子,主人應該不至於太過生氣吧……沒提到的責罰是不是可以就此掲過了?
心生期待的繧傾,存蚢悌う漱葀z而小小的鬆了一口氣卻在此時聽到主人説要在此跪上一天一夜。
 
「是,遵命。」繧傾表面上乖巧恭敬的應答,暗裡卻在腹誹:真是個壞心的主人,絶對是故意的這樣將本君的心情都玩弄於股掌之中,哼。
帝皇總攻。
風流無心,唯我獨尊,邪魅狂肆。
FaceBook網址EternalNightEmperor

TOP

【回文.闇凱】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闇敖夜
聞言,闇凱滿意一笑,隨即轉身離開樹林。
 
不是不知道這貨内心如何腹誹,只是這次處罰算是從輕發落了,量他也不敢再打甚麼陽奉陰違的主意。
 
清晨來至樹林,如今已是正午,烈日當空,炙熱如火。
 
闇凱在此逗留也有兩天了,早就察覺繧傾跟在身後,選中在這樹林掲破也是因為這裡正午炎熱到了晩上卻寒風刺骨,氣候變化如此之大,皆因這裡是一塊有助於修行的寶地,跪上一天一夜的滋味鐵定不好受,正好讓這貨吃點苦頭長記性好汲取教訓,若是在此修行也會有所進益。
 
離開樹林後,闇凱回到附近的城鎮,時近黄昏的街道上,不少在早上開始擺攤的攤販都陸陸續續的收攤了,沒多久,接攤的攤販來到街道兩旁開始晩上的擺攤。
 
華燈初上,夜幕低垂,夜市熙來攘往的街道上好不熱鬧,除了各式各様的攤子,最惹人注目的莫過於青樓倌館。
 
這兩天都在客棧夜宿的闇凱倒是未有尋過此處,這夜路經此地也就懷虒I一碰運氣的心情踏入小倌館,畢竟闇凱要找尋的那位流連駐足煙花之所可是一點也不足為奇。
 
雖説歩入了倌館,闇凱卻沒有尋歡作樂的心思,見過那風華傾世的絶色,凡世間的庸脂俗粉又豈能入得了闇凱的眼?
 
温言拒絶了那些小倌的糾纏之後要了一間樓上的廂房,叫上一壺美酒一桌佳餚,闇凱就安坐廂房中,留意樓下那中央臺子上的動靜。
 
良久,臺上的表演終於到了最後的壓軸,那所謂的倌魁也不過如此。
 
談不上是失望,闇凱本來就沒有多大的期待。

一天一夜的時間過去了,闇凱回到樹林,來到依然跪茠繧傾的面前,微微一笑説道:「傾兒,可以起來了。」
帝皇總攻。
風流無心,唯我獨尊,邪魅狂肆。
FaceBook網址EternalNightEmperor

TOP

【回文.繧傾】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闇敖夜
繧傾自知倘若不老老實實的跪上一天一夜,絶對是瞞不過自家主人,倒是不敢造次。
 
正午烈日暴曬得大汗淋漓,幾乎快要昏過去了,好不容易跪到了夜晩,挨飢受凍的繧傾膝腿痠痛,儘管是累極了卻連打一下瞌睡都不敢,強撐起精神挺直了腰板跪茯閮D一天一夜的時間快過,無時無刻都在盼荅鄏迨@秒看到自家主人的身影。
 
終於等到了主人前來,聞言,繧傾卻依然跪茖S有起身,黑貓耳尾都沒精打采的耷拉荂A心想:本君的雙腿都跪到麻木沒有知覺了還要怎麼起來?
 
越想越覺得委屈,繧傾眨了眨一雙左紫右藍的異色瞳,滿目含涙的臻雇璁V自家主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朝主人伸出了雙手,討抱的意圖十分明顯,隨即哼了一聲,撇臉不看自家主人。
帝皇總攻。
風流無心,唯我獨尊,邪魅狂肆。
FaceBook網址EternalNightEmperor

TOP

【回文.闇凱】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闇敖夜
真是個被寵慣壞的孩子。
 
罰也罰過了,這次還是算了。
 
終究還是心軟,闇凱無奈的笑了笑,伸手橫抱起繧傾。
 
一路上都抱繧傾,不知走了多久的路,闇凱來到下一個小鎮的附近。
 
「別讓其他人看到你的耳尾。」闇凱説完了這句,邁歩踏入小鎮,無視路人的側目,越過長長的街道經過一間客棧的門前,歩入客棧内,訂了一間上房就抱繧傾上樓。
 
進了房之後,闇凱來到床沿,將繧傾輕放在床榻之上,隨即轉身交了一錠銀子,吩咐店小二備上一桌最好的酒菜。
 
闇凱動作仔細的給繧傾膝腿上藥,等到擦好了藥,酒菜都上桌了。
 
店小二退出房間關上門之後,闇凱來到飯桌前端起飯碗,執筷挾了魚肉,回到繧傾的面前坐在床沿。
 
「傾兒餓壞了吧?來,慢點吃。」闇凱眼神寵溺,嘴角揚開一抺微笑温言輕語,挾起碗内一小塊魚肉,遞至繧傾的唇前。
帝皇總攻。
風流無心,唯我獨尊,邪魅狂肆。
FaceBook網址EternalNightEmperor

TOP

【待續】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闇敖夜
這文目前就對到這裡。
帝皇總攻。
風流無心,唯我獨尊,邪魅狂肆。
FaceBook網址EternalNightEmperor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9-12-11 16:00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52343 秒, 數據庫查詢 7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