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分享] ✥ 輪迴玩家ソ日常篇章 ♪(持續更新中)

✥ 輪迴玩家ソ日常篇章 ♪(持續更新中)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anniex 您是第254個瀏覽者
存放玩家日常、往昔、番外的地方。

無論是在輪迴大廳或是現實世界發生的,未能在正文中提及的都可以放到這裡。

因為不分先後次序,所以要註明時間地點。

標題格式:
引用:
#<角色>#<日常|往昔|番外><章節>#<時間>#<地點>
(感興趣的觀眾可以去討論帖看看,那兒也有很多可愛的小劇場哦(´≖◞౪◟≖)

時間線

費璽樂往昔01
千葉隼人往昔01

千葉隼人往昔02
S高副本
溫祈酒日常01
千葉隼人日常01

K先生副本



[ 本帖最後由 anniex 於 2020-6-27 16:16 編輯 ]

TOP

#千葉隼人#日常01#S高副本後#現實世界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anniex
  「唷!隼人!待會放學後要來嗎?」

  高橋翔太——隼人的同班同學,也就是那個被隼人認為跟喬舒亞挺像的人——此刻正站在隼人的桌子旁元氣滿滿地向他發出邀請。這個十八歲男生的笑容看上去很是活潑,一看之下氣質的確跟另一個世界的喬舒亞有點像,不同的是高橋是個膚色黝黑、身形瘦削的寸頭小子,笑起來帶著幾分老實人的傻氣。

  趴著桌上的隼人緩緩抬起頭,從剛才的國文課開始他便一直睡到現在的小休時間,此時被吵醒的他目光凜冽地朝高橋瞥了一眼,渾身上下散發著「沒興趣、懶得動、別煩」的訊號。

  換作別人的話,那一眼足以讓對方止步有餘,但高橋這個自來熟的笨蛋向來不怕被附近幾所高中的不良少年少女冠以「惡犬」之名的隼人,他頂著那道摻了冰霜的視線再湊近了些,拖長尾音:「隼——人——」

  「不要。」隼人其實沒聽見高橋較早前說的活動內容,不過也不用深究下去,直接拒絕就是。

  「你這兩個星期都在忙些甚麼啊?好久沒有一起出去了……等等,難道是交了新女朋友?!」高橋的眉毛衝上了頭頂,一臉誇張的不知所措。

  如果隼人的表情能再豐富些,現在大概會是汗顏狀。

  甚麼鬼「新女朋友」,他何時有過「舊女朋友」?

  「隼人的女朋友……那會是甚麼類——」

  「沒有。」隼人迅速打斷高橋的碎碎念,接著在一陣沉默中跟對方大眼瞪小眼。後者的表情非常堅定,大有「你不說清楚別走」之勢,對峙半晌,隼人投降般不耐煩地開口:「我要練跑。」

  兩個星期前從輪迴空間回來,隼人便有了鍛鍊體能的計劃,身為高中生的他沒有多餘錢上健身室,只能在打工、上學和睡覺之間的空檔做些簡單的訓練,比如仰臥起坐、跑步之類。原本容許偶爾出去玩玩的時間表現在被塞得滿滿當當,以致這陣子他每晚都是沾床就睡,上課時的假寐也變成真的睡死過去。

  「練跑?」高橋聞言,嘟著嘴作黑人問號狀:「練來幹嘛?」相識三年,從來沒聽說過隼人跟跑步扯上甚麼關係。

  「……新興趣。」

  不是他不想說,只是不知道受了甚麼神奇力量影響,任何有關輪迴鏡的字句傳到他人耳裡都變成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

  「你今晚想吃咖哩?」老爸拿著寫有「輪迴鏡」三個字的紙條一臉莫名其妙地問:「怎麼不直接說就好?」

  「別那麼多問題,煩。」懶得編藉口應付高橋,隼人直接把話題掐滅,腦袋再次埋進雙臂之中,隔絕所有外來聲響。

[ 本帖最後由 anniex 於 2020-5-25 22:56 編輯 ]

TOP

#千葉隼人#往昔01#S高副本前#現實世界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anniex
  以前每逢打雷的晚上,隼人總會抱著被子敲響哲也的房門。

  哲也是睡得很沉的類型,即使外面狂風大雨,整晚劇烈地拍打著窗戶,他也有能力睡得不醒人事。於是在發現年幼的隼人因為「夜訪」失敗而可憐兮兮地用被子裹住自己睡在他的房門外時,哲也心疼又好笑地蹲下來把隼人抱起,用對方最喜愛的力度摸著那頭亂毛,微笑著說:「如果敲門後沒有回應,即是可以進來。」為免小隼人產生誤會,他又補充道:「嘛……僅限哥哥的房間哦。」

  這晚雷電交加。

  咚、咚。

  隼人拖著過長的被子走到哲也房門前,抬起小手輕輕叩了兩下。

  沒有回應。

  扭動門把,走進房裡,輕手輕腳地關上門,噠噠噠踩著柔軟的地毯像小狗一樣飛撲到床上。小小身板沒啥重量,啪地降落在床鋪上並未造成太大衝擊。

  隼人熟練地把纏在身上的被子解開,搭在哲也的被子上,然後鑽進溫暖的被窩中,試圖用短小的手臂抱著背對自己的哲也。

  「唔……」也許是感覺到有一團暖暖的、柔軟的物體緊緊「黏」在自己背上,哲也很自然就轉身回抱住它。朦朧間意識到懷中的團子散發著屬於小孩子的溫度和奶香,哲也在睡夢中嘟噥:「隼人……」

  「哥哥。」隼人的腦袋完全埋進了哲也的肚子,發出的聲音顯得悶悶的,「在打雷呢。」

  「嗯……?不用怕,哥哥在……」哲也半夢半醒地安撫道,揉了揉弟弟的背,發現被子沒有蓋到那兒,便伸手把擠在自己背後的被子一把扯過來將對方包得嚴實。

  「睡吧……」

  「嗯!」

  一夜好夢。

TOP

#溫祈酒#日常01#S高副本後#現實世界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Mistico
❖獨自一人
  副本結束後,溫祈酒睡了整整一天一夜,幸好他是自己接案工作,不然無故失蹤鐵定會被公司炒魷魚。

  說到失蹤他就想起被朵琳關在大禮堂地下室的情景,要不是隼人發現他不見並且來找他,恐怕他會在那裡被關到死。

  如果在現實世界裡失蹤了,恐怕就不會那麼好運了,因為他總是孤身一人,如果消失恐怕也不會有人發現,這樣一想突然覺得自己有些悲哀,不過歸根究柢都是他的選擇,雖然感嘆卻只能默默承受。

  突然,他的手機鈴聲響起。

  ──是姊姊。

  他戰戰兢兢的接起電話,宛若與業主交談般恭敬的打招呼:「喂,你好,姊姊有什麼事嗎?」

  光是從他的聲音就能感受到一股尷尬和緊張,溫長菱霎時間連關心的話都無法自然的吐出,雖然她有心想多照顧弟弟,但從小和溫祈酒的關係就十分疏遠,長大了要再拉近距離根本是天方夜譚。

  「你很久沒回家了,所以想問問你最近還好嗎?」聽起來像是公式化的問候,但比起過去住在一起時兩姊弟完全沒有交集,現在的相處模式已經進步很多了。

  溫祈酒腦海裡閃過輪迴空間、S高中、朵琳……發生了很多事情,有過很多的情緒和念頭,但最後只化作一句:「很好。」

  他還是選擇一個人吞下所有的悲喜,倘若有天他離開這世界,就讓他如轉瞬即逝的薄霧,不在世上留下痕跡。

[ 本帖最後由 Mistico 於 2020-5-27 06:54 編輯 ]

TOP

#千葉隼人#往昔02#S高副本前#現實世界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anniex
  吉井那傢伙顯然是學不乖。

  昨天找碴不遂已經挨了一頓教訓,今天不但沒有安份點,反而呼朋喚友放學後來公園這兒堵他。

  隼人望著面前的十來個身穿別校校服的不良少年,正盤算著要如何回報吉井的一番心意,就聽見吉井那把討人厭的聲音從人堆後響起。
  「嘿嘿,很意外吧?」

  不良們緩緩往兩邊移動,讓站在後頭滿面OK繃的吉井走上前。這肥豬大概以為自己的出場帥爆了,笑得非常猥瑣,肚子的肉都在顫。然而等了幾秒發現隼人依舊面無表情毫無反應,他的笑臉瞬間垮了下來,惱羞成怒地衝隼人大喝:「千葉!!!昨天的仇我今天來報了!!!」

  一秒。

  兩秒。

  三秒。

  鴉雀無聲。

  「千葉!」另一把跟變聲前一樣高音的男聲打破了這陣尷尬的沉默把話接了下去,隼人這才發現篠田——他另一個手下敗將——也在人堆裡,這下就解釋到為甚麼吉井明明是R校,但W校的人也在了。

  矮個子篠田沒有像吉井那樣從人堆裡擠出來,也許是上次被教訓的印象過於深刻,當隼人的目光循聲落到他身上時,可以看見他的身體微微抖了一下,第二句話的聲量瞬間低了下去:「這、這回你跑不掉了!」

  吉井用他那雙小得不能再小的眼鄙夷地望著篠田,像是看著不成材的兒子——白痴嗎?唬人還帶結巴的?

  結巴的小混混看多了,也就沒有感覺了的隼人無視掉這個恥笑篠田畏首畏尾的大好機會,反而把注意力放到對方剛才的話上——這回跑不掉?他何時跑過了?

  算了,別人怎麼想他懶得管。

  隼人冷眼看著面前這班胸有成竹、得意洋洋的雜碎,緩緩抬起手——再放開。

  手裡的背包悶聲砸在沙地上,在塵沙揚起之時,隼人的眼神驀地一變,瞬間反客為主,衝向不良少年們。

  在看見隼人目露凶光那一剎,篠田再次記起為甚麼上回與隼人的會面會以「自己抱著對方的大腿哭著求饒」的場面告終。心理陰影面積過大的後果就是原本前來尋仇的他現在只能非常不爭氣地腳震著後退,任由其他人撞著自己的雙肩衝往戰線。

  絕對……絕對會死的啊!為甚麼自己當初會信那個肥豬,以為真的能成事呢?果然是因為那該死的「好了傷疤忘了痛」定律嗎?!

  夕陽無限好,黃昏的公園塵土飛揚、拳腳交加、好不熱鬧。剛買完菜正要經過這兒回家的大嬸見狀,腳下急急一頓,驚慌失措地轉身繞路走。

  「那群初中生又打起來啦!」

  「果然……」笠原光——R校校花兼太妹之首,肥豬吉井的追求對象——這刻正在公園門口見證著這一切的發生,她一邊把玩著染成藍色的髮絲,一邊雙眼放光地捕捉著人群中最搶眼的那道身影,快要咧上耳畔的笑容極度花痴。「隼人君是最強的……」

  看見戰鬥越來越激烈(與此同時同校的小混混掛得越來越壯烈),笠原光把玩頭髮的手下意識用力一扯,差點成撮脫落。正沉迷「美色」的她也不覺得疼痛,只顧發出尖叫:「啊!!!真帥!!!」也許是平日習慣了大聲呼喝別人,她的聲音在這個年紀來說頗為沙啞,連這聲尖叫也破音了,聽起來像那款塑膠製、名為「慘叫雞」的玩具所發出的聲音一樣。

  當街燈亮起時,嘴角破了點皮、手臂有少許擦傷的隼人正拍著手中的塵埃,居高臨下俯視一地東倒西歪的蝦兵蟹將。他甚麼也沒說,甚至連鄙視的眼神也沒有給出一個,就這樣不帶任何情感,簡單瞥了一眼就離去了。

  而倒地的人也不知道為甚麼就是覺得這樣子比被回嗆一番更加無地自容。

  掛彩得比較厲害的吉井狠狠瞪著躲在樹後逃過一劫的篠田,後者回他一個無辜的眼神,一聲不吭地跑走了。

  「這個膽小鬼!」

  後來發生甚麼事,已經離開公園的隼人一概不知。

  抵達家門,剛剛把門匙插進鎖孔,裡面就傳來哥哥的腳步聲,由遠至近,聽上去是從廚房出來。隼人停下開門的動作,默默等著。

  三……

  二……

  一。

  「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

TOP

費璽樂 兒時記憶1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Anystar
從有記憶以來身邊總會圍繞著一堆女生,並非是他長得很可愛而是他有一位偉大又傳統的母親,生了四胞胎的姊姊已經很辛苦了,可為了生個兒子母親又生下了他。

老一輩的人總覺得要生個兒子傳宗接代,奶奶雖不曾明講、言語中不時參雜的意思卻不難讓人忽略。這件事情他很小的時候就知道,大多都是從姊姊們那裡聽來的,也有從一些八卦的親戚那堭o知的。

圍繞在他身邊的姊姊們總是很奇怪,爸媽在的時候會對他很好笑嘻嘻的什麼都會讓給他,會搶著陪著他玩。爸媽出門後他就像是隱形人似的只能看著姊姊們玩,他總是追在她們身後跑聽著她們講悄悄話。這時候的他會露出一臉難過的表情,不知為何姊姊們特別喜歡看他難受。

這是在他六歲那年發現的,不應該說他從小就有一種感覺,姊姊們很討厭他,不管他如何配合他們玩遊戲或是想辦法跟她們說話,他跟姊姊們總是有一道又一道的牆壁出現,每當他打破一道又會出現另一道。當時年紀還小的她一直不明白原因。

過去許多年的生日願望都是希望爸爸不要上班,媽媽不要跟朋友出去逛街,這樣一來姊姊們永遠都會溫柔地陪他玩。當然,這個願望從未實現過。

四位姊姊長得一模一樣只要他叫對了稱呼對方就會露出驚訝的神情,不知從何時起他就沒有再認錯自己姐姐的排行,明明是值得開心的事情,卻還是受到姊姊們的排擠,他不明白的是姊姊們發現姊姊們複雜的心思,被人分辨出來是開心的誰也不會想被認錯,但是能分辨的人是他們想欺負的弟弟就讓他們少了一個愚弄弟弟的樂趣。

[ 本帖最後由 Anystar 於 2020-6-9 16:30 編輯 ]
小星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0-8-11 20:40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28013 秒, 數據庫查詢 7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