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1234
發新話題
打印

[轉貼] 《(綜漫)男神今天又被我坑了》作者:雞子餅【完結+番外】

第146章 番外三 夫妻關系

  婚後第八十九天的早晨, 跡部景吾在南太平洋群島的私人別墅被劈裡啪啦的聲音吵醒,睜開眼睛就看到三井唯叼著一片全麥面包,正精神抖擻地敲著鍵盤。

  「喂,過分了啊。」跡部景吾不滿地皺起了眉頭, 從床上起身,「你怎麼又在工作?不知道應該多休息嗎?」

  走過去一看,眉頭皺得更深:「你居然是在打游戲?!」

  「《刀劍亂舞》真好玩, 我好喜歡五虎退啊,也好喜歡今劍。」三井唯年紀漸長,對游戲裡年輕帥氣的角色漸漸無感了,反而喜歡上小朋友類型的角色了, 「我們的孩子叫五虎退還是叫今劍好呢?」

  「一個都不好。」跡部想想就覺得驚悚, 跡部五虎退or跡部今劍,這都不能算是正常的名字,還不如他以前抗議過的跡部大器。「別人會質疑孩子父母的品味的, 本大爺不想成為別人吐槽的對像。」

  三井唯讓步道:「那就叫跡部藤四郎吧, 這個名字也不錯。」

  「不可能。」跡部堅定地拒絕道,「你在開玩笑嗎?我絕對不會用游戲裡的名字給自己的孩子命名。」

  「跡部螢丸?」

  「免談。」

  三井唯撇了撇嘴,不滿道:「孩子是我來生, 名字當然是我取。」

  跡部表示不服氣:「孩子不是你一個人就能生的,也有我的功勞, 當然是我來取。」

  兩個人死死盯著對方, 在取名這件事上, 跡部前所未有的強勢, 絲毫不肯妥協讓步。

  三井唯咽下嘴裡的面包,扭過頭合上了筆記本電腦,開始拿出速寫本隨手畫畫。

  跡部盯著她的腹部,陷入了沉思。

  ……其實壓根看不出任何變化。

  才僅僅兩個月而已。

  盡管看不出來,但他也知道,那裡有一條小小的生命,是屬於他和三井唯的孩子。

  想到這裡,他心一軟,差點就想對三井唯說:「算了,孩子的名字就你來取吧。」——他忍住了。

  他必須得忍住!為了以後的孩子不會哭著對他說:「爸爸,你為什麼給我取跡部五虎退這種名字,我恨你!」

  跡部大器這種名字曾經困擾過他,那種感覺三井唯是沒辦法體會的,所以他絕對不會讓他的孩子重蹈覆轍。

  不過……也得好好哄哄她。

  在他帶三井唯來這裡過冬時,跡部聆彥就提醒過他:「懷孕後女人的脾氣會變得有點古怪,你最好有個心理准備。除了讓你跳樓外,所有的要求你都得滿足她。」

  跡部聆彥還跟他講了一遍跡部柊希當年懷孕時的情況,什麼亂七八糟的想法都敢大著膽子提出來,還讓他COS了白雪公主和灰姑娘。跡部景吾聽得臉都黑了,他是絕對不想要三井唯提出那種要求的。幸好時代在發展,三井唯沉迷於玩游戲和看書,對跡部柊希酷愛的童話故事絲毫不感興趣——等等,沉迷於玩游戲和看書也不行啊,得好好休息。

  剛得知三井唯懷孕的消息時,跡部景吾呆愣了足足十分鐘,才緩過勁來。

  先是讓三井唯躺著閉目養神,不准亂動,然後打開手機錄音,邊錄邊聽醫生的指導和建議。

  第一時間把臥室的布置全部換成了溫馨甜美風格的,又命人去修改三井唯的食譜。

  然後才通知了跡部家的親友。

  跡部景吾對於這種直衝腦勺的喜悅實在抵擋不住,寫了一條動態消息:【歡迎跡部家的小王子。】

  有點傻,他反復修改了幾遍,也組織不出華麗的語言,直接就發了。

  五分鐘過去後,居然沒人點贊。

  他忍不住了,開始挨個打電話通知。

  ——忍足嗎?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本大爺要當父親了。

  ——恭喜啊,速度蠻快的。

  ——才一個多月,算了一下應該和本大爺一樣是天秤座的……(省略N字)

  ——跡部,不好意思,我這邊有點忙,下次再聊了。真的恭喜你們了。

  ——榊監督嗎?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快要當父親了。嗯……是最近的事。麻煩告訴智子……(省略N字)

  ——跡部,恭喜你和小唯了,我有點忙,先掛了。

  ……

  三井唯看著跡部給各個朋友打電話,心裡覺得又好笑又感動。

  別人當然沒辦法真正感受到他的心情,但她卻是知道的,因為這個孩子是他們倆愛情和婚姻的結晶。

  她沒有生在理想的原生家庭中,也擔心過自己會不會變得像她的父母一樣不負責任,因此在要不要孩子這件事上掙扎了很久。

  最終跡部看出了她的猶豫,對她說:「我向你保證,會給以後的孩子寬容的成長環境,也會督促你,所以你不要再有任何心理壓力,相信我,好嗎?」

  跡部的承諾很有效果,三井唯當晚沒有撕開那片小雨傘。他們在絕對放松的環境裡,徹底交付了彼此的身心。

  沒過多久,三井唯就查出了身孕。

  她竟然沒有出現一般孕婦在懷孕初期都會出現的孕吐反應,胃口變得很好,喜歡吃極酸的東西。

  跡部看著她吃的那些青梅酸橘和青葡萄,自己的腮幫子都覺得酸疼。

  偏偏懷了孕的三井唯變得有些愛捉弄人,趁他不注意就往他嘴裡塞了顆切開的酸葡萄,差點沒酸掉跡部的牙齒,只能陰陰地磨牙恐嚇:「再調皮以後就沒有這些東西吃了。」

  日本在進入冬天時爆發了大規模的流感,連一向身體健壯的榊智子都感染了。跡部思來想去,覺得讓三井唯繼續留在日本不是很安全,決定帶她去氣候溫暖宜人的地方避避。

  盡管跡部聆彥說他有些緊張過度了,他還是覺得做好萬全的措施比較好,堅持把三井唯連哄加騙帶了出來。

  但從那天之後,跡部景吾的神經一天比一天緊張。

  某天早晨他醒來時發現懷裡沒有人,整個床上空蕩蕩的只有他自己。

  他隨即掀開被子准備下床找人,差點一腳踩到地上的人臉上。

  「三井唯——」

  她已經隨他的姓了,但他在緊張時依舊習慣連名帶姓地喊她。

  她睡在地上,團成一團,因為穿著白色寬大的睡衣,看上去像一只糯米團子……大概是夜裡掉在了床下。

  「三井唯,你醒醒!」

  跡部將她叫醒後,趕緊又找了醫生過來檢查身體,全程情緒緊繃,在確認她沒事之後,立馬又著手解決她睡覺會從床上掉下來的問題。

  三井唯很坦誠地說道:「你睡覺時別抱著我睡,我睡不著。那個姿勢太不舒服了。」

  「當初是誰說在本大爺的懷裡醒來時才有安全感的?」

  「那是騙騙未婚小青年的,你現在都已婚老男人了,我干嘛還要繼續裝?」

  「已婚老男人」被這句話氣得不輕,但也得認真思考如何解決她睡覺安全的問題。

  床已經足夠大了,她還能掉下去,也是醉了。

  將她的那半邊貼著牆,她也不樂意,說起夜不方便。

  最後跡部將三井唯睡覺的那半邊床圍了一圈可以打開的隔擋,安全問題解決了,三井唯又嫌棄不夠華麗,非把他那邊也裝上隔擋才公平。

  礙於不能惹懷孕的人生氣,跡部只能同意。

  於是兩個人睡在圍了一圈隔擋的床上,床單又是鮮嫩的蘋果綠色,跡部總覺得自己像是被圈.養在草原上的牛or羊。

  好在從那之後,三井唯再也沒有睡覺掉到過地上。

  「你在畫什麼?」跡部指著三井唯的塗鴉本問她。

  她默默地描邊,說:「一個模型。明天春天我就可以去冰帝學園報道了。」

  跡部想了想,到那時候三井唯差不多是四個月的身孕,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雖然柊希表示她可以生完孩子再去工作,但三井唯不太願意。跡部沒有強求,他尊重她的決定。

  跡部問:「你為什麼會想要成為一名老師呢?」

  三井唯想了想,說:「大概是因為和學生待在一起,會顯得比較年輕吧。」

  跡部揚了揚眉:「這點和本大爺待在一起就可以做到了啊。」

  她低頭,凝視著速寫本又說:「我有段時間不是好學生,我希望成為一個好老師,要是遇到叛逆的學生,能夠盡量和他們溝通一下,說不定我能改變他們的想法。」

  曾經她比誰都叛逆,討厭學校,討厭老師,極度不合群,沒想到自己最後回到了校園,選擇當了一名老師。

  跡部又問她:「為什麼想法突然變得這麼好?」

  三井唯說:「因為我遇到了一個像太陽一樣的人啊,追著他,我自己也被他感染了。」

  「哦?那個人是誰啊,這麼厲害?」

  他知道那是誰,但還是要聽她說。

  「怎麼又要我誇你,老是誇,也不怕你以後的孩子笑你嗎?」

  「這有什麼可笑的。」跡部伸手在他的腹部輕輕撫摸,「他會為他的母親感到驕傲的。」

  三井唯猶豫地看著他,還沒開口,他一口拒絕:「不行!」

  「……」我還什麼都沒說!

  「絕對不可能叫跡部五虎退的!也不能是跡部藤四郎。」跡部要徹底堵死她的後路,「跡部今劍不行,跡部左文字也不行。你想都別想了,刀劍亂舞裡所有的名字我都不會讓你用。」

  「為什麼?」

  「你現在沉迷這個游戲,就給他取這種名字,」跡部認真地教育道,「,萬一以後沉迷別的游戲,怎麼跟他解釋?」

  三井唯不甘心地說道:「我一輩子都會喜歡刀亂!」

  「別鬧,你以前也說一輩子都喜歡美國隊長的!現在呢?」

  現在當然是早就忘光了。

  三井唯眨了眨眼睛,捧著跡部的臉說:「我這不是有了你嘛,怎麼可能還想著別的男人?」

  「嘖嘖,五虎退就不是男人了?」跡部絲毫沒被彩虹屁所影響,堅持道,「短刀只是身材小,年紀可不小。」

  三井唯驚訝道:「你怎麼會知道?難道你研究過這個游戲?」

  跡部輕咳了一聲掩飾尷尬,他當然研究過這個游戲。

  最終他勉強妥協:「孩子的小名可以叫退退。」

  三井唯的眼睛亮了:「你連五虎退的愛稱都知道?」

  ……

  八個月後,三井唯在東都大學附屬醫院平安生下了一個白白胖胖的男嬰,出生時哭聲嘹亮,有著一雙金色的眼睛。

  三井唯悠悠轉醒時,跡部景吾正抱著男嬰坐在床邊看著她。

  「辛苦你了,唯。」

  三井唯朝跡部景吾懷裡的嬰兒伸出了手,虛弱道:「跡部五虎退——」

  「傻姑娘,這裡沒有什麼跡部五虎退。」跡部景吾把男嬰放到三井唯懷裡,正式介紹道,「這是跡部家的新成員,叫跡部景澤。」

  澤,是恩澤和光明的意思。

  作者有話說

  跡部景澤誕生啦!

  還有兩張番外就結束了,哈哈哈哈哈好激動終於可以完結了。爭取今天就完結了。


第147章 番外四 跡部景澤

  跡部景澤六歲時, 三井唯三十一歲。已經過了而立之年,但卻越過越像個……學生。

  某天,跡部景吾去學校給她送跡部景澤委托他帶給她的伴手禮,他走在冰帝的校園裡,遠遠地看到她站在走廊上, 被兩個學生圍住, 正耐心地講解著手裡的書本。

  她扎了高馬尾, 穿著白襯衫和制服裙,畫了很淡的妝, 臉上帶著笑容, 神采飛揚,模樣要多清純就有多清純。

  跡部靜靜地看著,一瞬間感慨萬千。

  他知道三井唯在學校裡的情況, 她是一位很有人氣的老師。她對每一個學生都很有耐心,也足夠寬容。哪怕是遇上愛搗蛋處在叛逆期的, 在她班上被她遇上了, 她也能摸索出最合適的相處模式。

  跡部問過她為什麼能有這麼多的耐心,她總是笑著說:「因為沒有人比我以前更混賬了啊。」

  她經常給學生們講起她年少時干過的混賬事, 半開玩笑地讓他們引以為戒,該讀書的時候要認真讀書,遇到困難時要想辦法解決, 不要自怨自艾妄自菲薄。她對那些事不再遮掩, 因為她的心已經足夠堅強, 回首往事時也不會落淚了。

  唯一讓跡部不滿的是, 三井唯經常會被學校裡膽大的男學生表白,跡部本人就撞見過三次,恨不得在她身上裝一塊【已婚已育,跡部大爺專屬】的牌子。

  跡部景吾想到這件事就很氣,偏偏三井唯給兩個學生講完題目後,居然從他旁邊走過去都沒發現他……他大爺才三十一,就這麼不引人矚目了嗎?

  他面色不善地跟著她,想看她到底什麼時候能發現他。

  沒走多遠,三井唯就被一個校服穿一半的男生攔住了。

  那個男生應該是冰帝學園高中部的,眼角居然長著兩顆淚痣——跡部心說還是長一顆淚痣比較帥。

  該男生深情款款地獻上一束玫瑰:「老師,我的心意,還希望你能接受。」

  三井唯挑了挑眉:「最近你們作業是不是太少了?」

  「老師,你可能不知道我是東日財團的二公子。我不嫌棄你年紀比我大,但是老師,你也不能嫌棄我物理考試掛科。和我交往後,能提前把物理考試的答案給我看看嗎?嘿嘿——」

  三井唯又好氣又好笑,說:「你下次再翹課,我會把你的分數告訴你兄長的,他說會扣你零花錢。」

  「別啊,老師——」

  「而且,我已婚哦。」三井唯指了指男生的身後,「我丈夫在你身後。」

  東日少爺轉過頭,看到了臉很黑的跡部景吾。

  跡部景吾冷笑一聲說:「天涼了,是時候讓東日財團破產了。」

  東日少爺:「!!!」

  三井唯點了點頭:「天涼了,是時候多安排幾次模擬考試了。」

  東日少爺:「!!!」

  送走倒霉的東日少爺,三井唯問跡部:「今天不忙嗎?居然有時間來學校看我。我剛剛看到你了,故意假裝沒看到。」

  跡部撇撇嘴:「退退讓我來接你的。」

  退退是跡部景澤的小名,因為跡部景吾實在沒辦法給自己的兒子叫跡部五虎退那種喪心病狂的名字,又為了照顧三井唯的感受,就給他取了一個小名。

  跡部景澤懂事後問過跡部景吾:「爸爸,為什麼我的小名不叫小澤,而是叫退退呢?有什麼含義嗎?」

  跡部景吾看著已經從刀劍出坑專心玩陰陽師的三井唯,只好瞎編道:「叫退退,是想提醒你,有的時候,退一步海闊天空。」

  跡部景澤高興地說:「原來有這層意思,爸爸媽媽費心了。我喜歡這個名字,我會將它的意義牢記於心的。」

  跡部景吾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了,更別提早就忘了五虎退的三井唯。

  跡部景澤是個很聰明的孩子,他學什麼東西都很快,而且很專注。

  跡部景吾從來不主動去教他什麼東西,也沒給他什麼壓力。有關他的教育,他明確表示不讓家中任何長輩插手,一句話把躍躍欲試的跡部秀吾和跡部柊希給堵死了。

  他和三井唯更善於用引導的方式來教他。

  跡部景吾彈鋼琴的時候,跡部景澤好奇地聽著,過了許久問他:「爸爸,可以教教我嗎?等我會彈曲子了,我一定給你創作一首華麗的曲子。」

  跡部景吾說:「好啊,不過可不能半途而廢,爸爸可等著你的傳世名作呢。」

  跡部景澤從此很刻苦地學習鋼琴,並在跡部景吾的建議下制定了學習計劃,一年後終於創作了一首很短的曲子,在跡部景吾的生日家宴上為他表演了,獲得了一致好評。從此之後,他對樂器就更加感興趣,主動要求學習了大提琴和薩克斯。

  三井唯做小木工時,跡部景澤看到了,問她:「媽媽,可以教我嗎?等我做出來第一件作品,我一定把它賣出一個好價錢,然後給你買一個小禮物。」

  三井唯點頭答應:「好啊,不過你拿刀的時候要小心一點。」

  跡部景澤的第一件作品被曾祖母跡部明子買下,賣出了一個合理的價錢,他用這筆錢給每個家族成員買了一個小禮物,剩下的錢給他自己買了一把新的刻刀。

  跡部景澤看跡部景吾和忍足侑士打網球時問:「爸爸,你能教我打網球嗎?」

  跡部景吾問他:「怎麼?又想學網球了?」

  跡部景澤仰著小臉,金色眼睛忽閃忽閃:「其實是想像爸爸這樣帥。」

  跡部景吾被哄得心花怒放,跟忍足的比賽還沒結束,就大手一揮:「忍足你回家陪你女兒吧,本大爺今天還有別的事。」

  忍足:「!!!」特麼之前是誰說想打網球讓他把女兒哄睡著然後偷溜過來的?

  ……

  在教育上,跡部景吾堅持讓跡部景澤讀普通的私立學校,也不許任何人給他灌輸他要以後要肩負整個跡部家族的責任。

  跡部景澤在良好的家庭環境中的長大,他的周圍都是光。無需逐光,他與生俱來就是光。

  一次草地聚餐時,跡部聆彥談起三井御人,說起他的情況,問三井唯要不要去參加他的婚禮,三井御人有邀請過她,還發來了請帖。

  三井御人離開三井家族後,也沒再去當醫生了,而是成了一個小有名氣的作家。他的結婚對像是一個當紅電影明星,小他二十歲,典型的老牛吃嫩草,有人說是為了上.位,有人說是真愛。三井唯不知道內幕,也不想評價。

  大概三井御人也在努力過新的人生吧,不過和她已經沒有關系了。他過得好不好,她並不關心。

  「你要是不去的話,我讓景吾一個人去吧。」跡部聆彥的話讓跡部景吾的眉頭跳了跳,敢怒不敢言。跡部景吾也不太想去。還一個人去。

  三井唯卻說:「不了,我和景吾一起去,我會做好行程安排的。」

  跡部聆彥幾度欲言又止,終究問道:「你願意原諒他了嗎?」

  三井唯聽到這話笑笑,握緊了跡部景吾的手:「不是原諒,而是放下了。我現在過得很好,過去的事不想再提了,我老記著的話,是和自己過不去,又影響不到他。請帖既然來了,那我們就去吧。」

  跡部聆彥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唯,我為你驕傲。」

  三井唯說了聲謝謝,她成為一個母親也才幾年時間,跡部景澤很聽話,幾乎不讓她操心,但她小時候不是這樣的。後來她和父母關系不好,教育上失敗的一塌糊塗,她受了不少罪,也確實怨恨過。但她後來想,歸因不歸罪,她沒有辦法選擇父母,但是她的父母給她的傷害,她要學會避免,不帶給她的孩子。

  她想給跡部景澤正確的愛。

  她試圖摸索清楚父母與孩子之間的關系,這幾年來慢慢想通了,大概意義上,就是互相之間的成長於成全吧。

  三井唯問跡部景澤:「退退,你願意和我們一起去參加你外公的婚禮嗎?」

  跡部景澤沒見過自己的外公,偶爾會在跡部景吾給他的相片中翻過,那是一個漂亮憂郁的男子,他問跡部景吾,他是個什麼樣的人,跡部景吾通常會說,一個我不喜歡的人。

  他知道父母與外公的關系不太好,雖然沒有直接告訴他,但這麼多年不來往,他多少能猜到一點。為了防止父母去了之後感到尷尬,他歪著頭想了一下,說:「要去的,熱熱鬧鬧的,外公也會高興地。讓我想想送什麼禮物合適,這件事交給我吧。」

  三井唯摸了摸他細軟的頭發,眼神溫柔:「退退,我為你驕傲,不過禮物的事,就交給你爸爸了,你不用操心。」

  等跡部景澤走遠,三井唯才壓低聲音對跡部景吾說:「名貴的禮物不准買,我一分錢都不想花在那家伙身上,你去拿一幅真田上次送你的書法。」

  跡部景吾問:「那種東西送的出手嗎?」會被驅趕的吧。

  三井唯剜他一眼:「真田能送,你就不能送了?你不是嫌不好看嗎?那就送給他。還有,到那天我們一家三口都不吃早飯,到那裡大吃一頓,吃窮他。」

  跡部景吾被她的想法驚得十分無語,但看她陰陰磨牙的表情,又忍不住笑了起來:「好吧,都聽你的,你開心就好。」不過要吃窮三井御人,有點難誒。

  作者有話說

  還有一章番外,握拳加油,今天一定要完結。


第148章 番外五 朝露短歌

  三井御人和小他二十歲的女朋友松本惠津子的婚禮定在了三界島。

  這座島仍然未被開發, 三井御人花了高價將它買下,讓它繼續保持著百年前的自然樣貌。島上的黑頸鶴變得更多了。

  跡部景吾在跡部景澤靠近一只黑頸鶴時十分擔憂地提醒:「退退你小心點,這些鳥很凶。」

  跡部景澤聞言,仰起臉淡淡一笑:「放心吧, 爸爸,它們知道我們是好人。」

  一只幼小的黑頸鶴在他的肩上停下,用黑色的腦袋蹭蹭他,和他十分親昵。

  三井唯揶揄地問跡部景吾:「你是不是想起了曾經在這裡被黑頸鶴啄的事?」

  跡部景吾的臉色頓時不好了:「你別提了。」

  跡部景澤走近跡部景吾, 將小黑頸鶴舉起:「爸爸,你要不要摸一摸它。它很友善呢。」

  跡部景吾立刻拒絕道:「不要。」

  跡部景澤撒嬌道:「它很喜歡我哦。也會喜歡爸爸的, 爸爸摸一下嘛, 我保證沒事的。」

  在跡部景澤再三的鼓勵下,跡部景吾終於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向小黑頸鶴摸去。

  大概是他的神情過於嚴肅, 動作過於誇張,小黑頸鶴毫不客氣地啄了他一口。

  跡部景吾吃痛地收回手, 憤憤道:「跡部景澤, 把它扔掉。」

  跡部景澤尷尬地看向三井唯:「爸爸這麼不招動物喜歡啊?」明明黑頸鶴脾氣很溫柔的。

  三井唯替跡部景吾看了看手心,雖然被啄了, 但是好在沒啄破皮, 很快就不會痛了。她在他的手心吹了吹,然後伸手握住跡部景吾的手, 說:「我們就這樣牽著手走過去吧。」

  跡部景澤說:「媽媽, 我也想牽著你們的手。」

  跡部景吾還在氣頭上, 瞪他一眼:「你抱著你的鳥玩吧。」

  跡部景澤:「……= =」

  三界島的海跟三井唯印像裡的相差不大,幾乎沒怎麼變。

  跟大海比起來,人類是渺小的。和整個地球比起來,大海又渺小了。

  和整個宇宙比起來,地球又微不足道了。

  作為宇宙中最微小最微小的人類,擁有的時間非常非常的有限。如此,才更要珍惜當下的幸福。

  三井唯握緊了跡部景吾的手,又朝跡部景澤伸出了另一只手:「退退,到這裡來。」

  ……

  在三界島,三井唯還碰見了幸村精市和不二周助。這兩人是結伴而行的,看到她時也沒有露出任何驚訝的表情,應該是知道她會來。

  這些年三井唯和不二周助一直保持著聯系,她和跡部景吾結婚時,不二周助就專門替他們拍攝了婚紗照。不過在他的鏡頭裡,三井唯被拍的很美,跡部景吾倒是很一般,有張打哈欠的也被拍了進去。

  至於幸村精市,則和三井唯就成了陌生的朋友。僅限於在節日時發個郵件問候一下。三井唯偶爾也會在網絡上有意無意中看到關於幸村精市的新聞,他的網球水平很強,囊括了包括大滿貫男子單打冠軍在內的無數獎項,還一直當選著ATP最受歡迎的單打球員。

  他基本已經是日本最優秀的球員了,加上外形出眾,氣質超群,被無數女生喜歡著,但他本人卻一直保持單身。

  有八卦的媒體問幸村精市是否有戀愛的打算,已經三十歲的幸村精市總是笑著回答:「網球就是我的戀人啊。」

  三井唯和跡部景吾結婚時,也給幸村精市發了邀請函,但幸村精市以需要打比賽為由,沒有出席,只寄來了他送的禮物——他的比賽門票,是第一排的好位置。

  但三井唯太忙了,也沒有去成。

  兜兜轉轉好幾年,這是他們第一次正式見面。

  四目相對,靜靜地看著,最後是幸村精市先笑了,他伸出手:「三井唯,好久不見。」

  「現在是跡部唯了。」跡部景吾在一旁冷冷地提醒道。

  幸村精市朝他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叫唯吧。熟悉些。」

  跡部景吾:「!!!」

  三井唯握住幸村精市的手,也笑道:「歡迎回來,阿市。」

  跡部景吾:「!!!」你完蛋了跡部唯,再怎麼哄本大爺也不會原諒你!

  跡部景澤是幸村精市的忠實粉絲,第一次看到偶像,激動地語無倫次了:「是活的幸村大人誒,我超級仰慕你。你和我媽媽是朋友嗎?」

  幸村精市在跡部景吾曬在好友圈的動態消息裡看過他的照片,知道他是三井唯和跡部景吾的兒子。

  「退退,你也喜歡打網球嗎?」

  跡部景澤幾乎要幸福地暈厥過去,白淨的小臉上飛滿了紅暈:「幸村大人,叫了我的名字誒。嗯嗯,我最喜歡打網球了,我買了很多你的周邊。」

  跡部景吾看著自家兒子羞答答的模樣,氣得想揍他,當自己是小女生啊,還追星!還買周邊!看來自己平時給他的零花錢實在太多了,要控制!

  跡部景澤糾纏著幸村精市問東問西時,三井唯和不二周助拉起了家常。

  不二裕太已經談了女朋友了,准備今年六月份結婚,談及自己,不二周助笑笑,說自己還沒玩夠,不急。

  他成為一流的攝影師後,更加注重熱衷於公益事業和動物保護,他鏡頭下的照片極有靈性,引起過極大的反向。所以工作很忙,基本沒時間去交朋友,反倒因此成了國民男神,人人都想嫁。

  跡部景吾郁悶地看著左一對聊天,右一對聊天,他的老婆兒子都被瓜分干淨了,偏偏他自己還插不進話。

  只好給自己找了件事做,去向三井御人和松本惠津子送祝福,並送上了真田弦一郎書寫的一幅書法作品。

  三井御人端詳了很久,說了聲謝謝。跡部景澤跑過來叫了三井御人一聲外公。

  三井唯也跟了過去,說了一聲:「爸,祝你新婚快樂。」

  說完她和三井御人皆是一愣。

  她很平靜,心裡沒有怨恨,也沒有祝福,是平平靜靜的。

  三井御人朝她點頭微笑:「我會努力向你和景吾學習的。」

  三井唯心想,你學的來嗎?你永遠學不來!

  她和三井御人之間最終沒有那種冰釋前嫌的父女深情,但也沒有老死不相往來的堅定決絕。

  他們不會一起吃年夜飯,也不會結伴出游。

  就是知道有這麼個人而已。

  三井唯自知以她自己的肚量,不太可能會原諒他,但,她選擇放過自己,珍惜身邊的家人,用心去過好往後的生活。

  跡部一家人沒留下吃晚宴,下午就回去了。

  跡部景吾的心情在視線裡沒有了幸村精市和不二周助之後,就開始愉悅起來了。

  他打發了司機送跡部景澤回家,然後和三井唯下了車。

  前面是東都大學的校區,他們進去後,跡部景吾一臉神秘地將三井唯領到了一片玫瑰植物園。

  植物園門口的牌標上有一行字:【浩瀚星河裡,總會有一顆星星,在為你閃閃發光。】

  三井唯認出這是當初騙跡部景吾念詩的公共廁所。

  還沒等跡部深情款款,三井唯就拿出了手機,點開一個視頻,舉到了跡部的面前。

  ——少年跡部在女廁所門口背誦莎士比亞的《維納斯和阿多尼斯》。

  聽著自己的聲音,跡部景吾臉越來越黑,搶過了三井唯的手機,毫不猶豫地刪除了這段黑歷史。

  三井唯笑眯眯地說道:「我存了備份在電腦裡,你第一次給我背詩,我可舍不得刪掉,要好好留著的。」

  跡部景吾按住她的肩膀,在她耳邊咬耳朵說:「明天是星期六,你是不想下床嗎?」

  三井唯齜牙咧嘴:「不行啊,我明天要陪智子看衣服。老公,我錯了,求放過∼」

  跡部挑了挑眉:「口是心非的家伙,每次嘴上說著不要不要,身體倒很誠實,脫本大爺的衣服比撿錢都快。」

  三井唯聽著這霸道總裁的名言,感慨道:「……厲害了,我的跡部大器。」

  跡部糾正道:「錯了,應該是跡部器大才對。」

  三井唯:「……你最近肯定看了不少霸道總裁文。」

  跡部:「小黃文看得也多,晚上試試。」

  三井唯「噫」了一聲,指著他身後的玫瑰園,岔開了話題:「你出錢建的?」

  「嗯。」

  「為什麼呢?」

  「因為——」跡部頓了頓,說,「從那個時候開始,這裡就留下我們的很多回憶了。」

  ……我只是想要,想要多留住一些美好的回憶。

  三井唯俯身撿起了一片紅色的玫瑰花瓣,柔柔軟軟的花瓣捏在手裡,她的心也柔軟下去。

  這些年她見過生離死別,也見過破鏡重圓,見過後會無期,也見過久別重逢。

  幸好到最後,她得到的是一個美好的結局。

  「景吾,玫瑰的花語有哪些?」

  跡部平生最愛玫瑰花,知道這些嘗試:「純潔美麗的愛情,美好常在。」

  「我想給它一個新的花語,就我們兩個人知道的。」

  「嗯?」

  三井唯笑了:「我足以與你相配,我想一生陪伴你。」

  跡部也笑了。

  「那麼,足以與我相配的跡部唯小姐,可否賞臉陪我跳支舞?」

  三井唯伸出手:「好啊,跡部景吾先生,我跳得不好,往後你要多加耐心哦。」

  這裡很安靜,只有玫瑰和晚風能聽到兩人之間的輕聲細語。

  作者有話說

  番外完。正式完結了。

  有興趣的可以關注一下我的我英新文《個性是變性,變你們的性!》《爆豪今天相親沒?》或者收藏一下我的專欄∼

  我愛你們,謝謝你們支持我。再見啦,麼麼噠。
【連載文請勿回覆】

TOP

 31 1234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4-2-23 14:01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44920 秒, 數據庫查詢 7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