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玄幻奇幻] 《小妖》BY newjj_夜羽(短文 七殺星君攻 報恩的靈狐受)

本主題由 凌靈如影 於 2014-8-9 13:30 分類

《小妖》BY newjj_夜羽(短文 七殺星君攻 報恩的靈狐受)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chembioorg 您是第1176個瀏覽者
文案
報恩的小妖,小小的淒涼,最終也能功德圓滿


小妖

  
  瀾江邊上,一個年方十五六歲的紅衣少年手捧著一團紅光,一臉愁苦茫然的站在滾滾洪流邊,一個布衣荊釵的女子臥倒在他腳邊的礁石之上,已咽了氣,臉上卻是一片安詳,不似其他死於洪災之人那般的猙獰痛苦,只是手指尤痙攣般死死抓住少年紅袍的一角。
  少年又歎了口氣,掌中紅光似有感應般微微跳動了一下,少年把紅光捧到眼前,只見堶捲V沌一團,偶有微光流動,卻已經比方才黯淡了些。
  “恩公夫人放心,火璃定不負所托,將小恩公養育成人。”少年把紅光護在胸前,然後跪下對女屍拜了拜。
  只見那女子似有感應,手指一松,瞬間屍身就被捲入了山洪之中,再不復見。
  少年又對著江水遙遙一拜,隨即一旋身,憑空躍起,幾個起落間,已消失在莽莽山林之中。
  原來這少年乃是一只得道成精的紅狐,在這瀾江邊的靈山中吸日月之精華,采天地之靈氣,五百年後終於修得人形。凡修道的靈物,若是得道過程中得他人相助,那得道後必是要報了恩,那才算功德圓滿的。火璃也不例外,五百年天劫時,他得一好心樵夫相助才免了萬蟻蝕身之苦,保得一身似火皮毛,所以方一幻成人形,便迫不及待的下山報恩來了。
  哪知到了恩人住處,卻發現瀾江邊百里平川已成澤國,洪流過處,房倒屋塌生靈塗炭,那樵夫的小屋早不知被卷到了何處。火璃不死心,一路順了江找下來,意外地在洪流緩處找到了樵夫的新婚妻子,那女子乃是將死之人,竟看出火璃不是凡人,又聽他稱夫君為恩公,就知道火璃是來報恩的精怪,她告知火璃,夫君已身死,自己也將不久于人世,只望火璃念在舊日情分,保全夫家最後一滴血脈。
  火璃這一探才只,原來女子已經有了三個月的身孕。母親都快沒了,這未出世的孩子如何保法?火璃頗感為難,可架不住女子苦苦哀求的目光,也感應到隨著母體的衰弱,她體內的嬰靈也漸漸快失了生氣,只得施法先將那嬰靈取了出來。
  回到洞府,火璃看著掌中嬰靈,真真是愁腸百結。
  火璃只有五百年的修行,無法做法給那嬰靈一個棲身之處,眼看著手中紅光越來越淡,終是不忍恩公家斷子絕孫,一咬牙,在體內丹田處破出一小塊結界,把那嬰靈放了進去,可他畢竟不是母獸,只能用體內狐丹供養那嬰靈成長。
  
  凡靈山,必多修道之人,其中不乏被貶下界的上仙在此潛心修行,以期重返仙籍。
  開陽星君因五百年前酒後無狀,衝撞了西王母,被貶下界思過。他生性喜靜,遊歷百年後就在在靈山上結廬而居,每日采藥煉丹,日子倒也逍遙。只是,最近這丹房竟頻頻遭賊,半月內竟來了五次,那點丹藥開陽並不著緊,本來也就是煉來打發時間的,這靈山中的精怪大多知道他是上仙,不會來輕易招惹,所以開陽對這個賊倒好奇起來。
  這日,月黑風高,開陽料那賊子必來,捏了個隱身訣隱在了丹房內。果然,三更過後,一個黑影越窗而入,輕車熟路的走到丹櫃前翻將起來。
  “何方妖孽!”開陽大喝一聲現出真身,丹房內瞬間燈火通明,只見一團紅火身影鼠竄而起,慌不擇路的向外逃去,卻屢次被無形屏障擋了回來。
  開陽負手站在一旁,那精怪亂闖了一陣,知道不敵,瑟縮在牆角,抱著腦袋瑟瑟發抖。開陽這才看清了對方,一身紅衣,鴉羽般的長髮逶迤一地,腦袋藏在臂間,猶自抖個不停。
  “你且抬起頭來。”開陽道。
  那精怪不敢不從,緩緩抬起頭來,竟是一個容貌清麗的少年,年方十五六歲,一對瞳仁流光溢彩,隱隱泛金,清雅中略有媚色。狐族。
  “為何盜我丹藥?”見只是一隻剛成型的小妖,且身上沒有戾氣,開陽不禁放柔了聲音。
  小妖見仙人如此和顏悅色,連忙將原委道了出來。
  原來這盜藥的賊子正是火璃。他那日將嬰靈放入體內撫育,不想那嬰靈竟如此霸道,短短幾日竟將他的內丹吸去大半,火璃修行尚淺,內力怎麼經得住他這般饕餮,無奈之下,只好大了膽子來盜丹藥補養。
  開陽聽他說完,大感訝異,細看他腹部,果然微微隆起,便放出靈識查探。
  “好個不知深淺的小狐,你可知你腹中嬰靈是什麼托生?”片刻後,開陽正色道。
  火璃茫然搖頭。
  “你腹中那是來凡間曆劫的七殺星君!”開陽也不明白這昔日同僚怎麼會投了這麼個胎,最後跑到妖精肚子堨h了。
  “仙人救我!”火璃一聽嚇得當場嚎啕大哭,想他一個小妖,哪里供養得起仙胎,這不是自尋死路麼!
  “你莫慌,他與我好歹昔日舊識,你算有恩於他,我自會助你,今日起,你就住在我草廬之中待……他出來就好了。”開陽本想說待產,可一想火璃是公的,這話又咽了回去,自己也覺得哭笑不得,只能歎造化弄人。
  火璃聽他這麼說,自然是千恩萬謝的住下了,有了開陽的丹藥相助,日子總算過得去了。
  火璃相貌討喜心地純良,又是少年心性,沒有憂慮立馬又活潑起來。開陽深山寂寥,如今得小狐日日相伴,日子也頗有趣味,看火璃頗具慧根,便想收了他做徒弟相伴左右,哪知小妖不識相,只叫大哥不叫師傅,嬉言說自己好歹是他同僚的‘娘親’,不能以後亂了輩份。
  開陽斥他胡言,卻也沒有惱。他雖是千萬年的上仙,可容顏不老,看著也就二十些許的一個儒雅後生,小狐人形十六七歲,叫他聲大哥似乎也過得去,再說他喜歡火璃與他這般親近,所以,就算小妖不拜師,他依然指點他一些修行之道。
  大半年後,一日夜半,火璃腹部突現紅芒,脹滿欲裂,小狐狸疼得現了原形滿地打滾,開陽知是時辰到了,連忙做法幫他取出腹中胎兒。
  “恩公姓沈,他既是七殺星轉世,就叫沈小七吧,道號麼~狐狸子!”火璃趴在床邊滿心歡喜的看著床/上的胖娃娃,大有初為人父的喜悅。
  “胡鬧!”開陽笑著敲了小狐一下,包好嬰兒,送往山下一早聯繫好的乳娘家堙C草廬中,又只剩下開陽火璃兩人,火璃沒有離去,留在了開陽身邊修行。
  
  三年後,開陽下山帶回一個粉雕玉琢的娃娃,火璃一眼便認出來是那個借他腹托生的七殺星君,見娃娃生得如此可愛,直高興得他忘乎所以,竟現了原形去討那娃兒歡心。
  開陽收了那娃娃做徒弟,賜名——毓。
  這沈毓本就是星君托生,悟性極高,還在胎兒時又得了火璃的內丹功力和開陽的丹藥養育,于修道方面自然是進步神速,只幾年,火璃這只五百年的老妖精就被他拋在了身後。
  這沈毓在開陽面前極是乖巧恭順,可一到了火璃這奡N是只不折不扣的小惡魔。
  七歲的時候,沈毓學了定身術,站在荒山堶概j雨淋就成了火璃的家常便飯。
  十歲的時候,沈毓煉得了三昧真火,火璃那條毛茸茸的大尾巴就遭了殃。
  十四歲時,沈毓擺了個陣把火璃困了進去,那陣名桃夭,卻不是仙家正道,也不知沈毓打哪兒學來的。火璃在堶惕x了三天,最後還是開陽發現將之救了出來,從陣中出來的小狐衣裳淩亂,目光驚慌,開陽問他緣由,只是閉目搖頭不肯多說。開陽欲責罰沈毓的頑劣,火璃卻在一旁求情。
  開陽凝視火璃良久,歎了一聲癡兒。
  打那以後,沈毓倒不太欺負火璃了,只是看他的眼神卻不同以往。
  轉眼間,三年又過。
  火璃是狐妖,壽命本就綿長,十幾年對他來說不過一瞬,所以此時仍只是十六七歲的模樣,沈毓在外貌上已經和他一般無二,甚至更高大了些。
  也許是那次陣媔豸F心,火璃不再敢和沈毓太親近,不過對開陽這個大哥倒是依然親厚,常常窩在他身邊聽他解道講經,開陽小憩時便化作狐形盤在他膝頭,從毛茸茸的尾巴媗S出一雙淡金色的眸子偷偷追隨著沈毓。
  狐媚的妖孽!沈毓似是不喜他和開陽親厚,背著開陽總如此罵小狐,火璃也不辯解,只是偶爾露出傷心的神情。
  一日夜間,沈毓起床小解,路過開陽房間,見堶推諵麚q明,隱有笑語傳來,就捏了訣,隱了身影悄悄遁了過去。
  房中,火璃坐在開陽的書案上,赤著足,偏著腦袋看著開陽手上的糖炒栗子,開陽坐在書案前剝栗子,剝好了送到他嘴邊,小狐張嘴接了,心滿意足的又等下一顆。
  看著師傅臉上寵溺的笑容,和火璃一臉的天真,沈毓心頭如壓了巨石。
  “小璃,我不日就要回天庭復位了,你可願隨我一道去?”開陽突然問。
  火璃愣了一下,沒有回答,卻露出一個很燦爛的笑容。
  這笑容刀子一樣刺痛了沈毓的眼睛。
  憤然離去的沈毓一陣風刮到千里之外,一夜之間將那堛漣祖奐壑F個乾乾淨淨,然而心頭的躁鬱卻一絲也不得疏解。
  沈毓一夜未歸,放心不下的小狐跑到前庭觀望,守到晌午時分才看見沈毓垂著頭一步步自山下走來。
  “沈毓,你去哪兒了?”火璃上去問。
  沈毓抬起頭,一雙赤紅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面前的小狐,戾氣翻湧,火璃察覺有異,轉身就往堶捷]去。
  剛奔出去一丈遠,就被沈毓一個定身咒定住,沈毓沉默的上前抱起火璃進了一旁的丹房,並在四周結起了結界。
  
  開陽正在房中整理歸位前要留給沈毓的東西,突然一絲微弱的神識闖進了腦海之中,細辨之下,竟是火璃向他求救,大驚失色的開陽闖出門去,當即就發現了空氣中的異動。
  掐指一算,開陽抽出寶劍,左手並指在劍鋒上一抹,鮮血過處青芒乍現,神劍嗡嗡作響,開陽舉劍對著虛空一劍劈下,青色的氣流隨劍身蕩開,喀喇一聲,籠罩在丹房外的結界支離破碎。
  開陽持劍沖入丹房,看到眼前的情形,幾乎心神俱裂。
  一隻火紅的狐狸了無生氣的躺在地上,那身原本光滑油亮的皮毛如今淩亂不堪,身體周圍的青磚上血跡斑斑。
  沈毓敞著外袍站在一旁,臉上猶有血痕,目光冷然的看著闖進來的開陽星君。
  “這是怎麼回事?”開陽厲聲質問。
  “我壞了他的修行,毀了他的內丹,封了他的靈竅,此生,他再變不成人形了。”沈毓看著地上的紅狐,眼中木然一片。
  “無恥!”一道青芒瞬間逼至眼前,沈毓連忙側身閃開,轟然巨響過後,原本置身的半邊丹房已經成了瓦礫一片,而開陽腳下的青磚早成了齏粉。
  “徒兒無恥怎及師傅無德。”沈毓冷笑,他一向尊敬開陽,如今這話一出口算是扯破了臉皮,也就再無顧及了。“這小狐身具媚骨,就算修仙也只能修成地仙,而師傅你明知卻一意孤行,讓這小狐修天狐道,為的不就是這小妖能登了仙籍和你雙宿雙飛麼!師傅你私戀紅塵,還是和一妖物,天庭知道了罰得可就不是一個失禮無狀了,我如今毀了這個妖孽,也是為了師傅你好,徒弟不愧于天地,何來無恥。”
  “好好好,你算對得起他了。”開陽聽他這樣說,怒極反笑。
  “我如何對不起他!”沈毓反問,卻有一絲心虛。小妖待他如何,他怎麼不知,甚至那點情愫也是知道的,所以懂事後也不太為難他了,昨夜驟然聽他竟要隨師傅上天,那毀了他的念頭竟怎麼也遏制不住了。
  “沈毓,你可知你身世。”開陽看著沈毓,竟有一絲悲憫,可更多的是即將報復的快意。
  “身世?”沈毓不解。
  原來火璃怕沈毓難堪,所以從不讓開陽和沈毓說明,沈毓只道自己是那乳娘的孩子,因為獨具慧根被開陽選中,帶上山來修煉的。
  “當年你投胎那家被做了手腳,要不是火璃一心報恩,你早就魂飛魄散了。”開陽看著沈毓,一字一句的說,當年的事他已查清,這回歸位正準備上報天庭,順便為小狐討個功勞,不想卻發生這樣的事情。
  聽完開陽的敍述,沈毓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向火璃那堿搘h,如果開陽說的是真的,那麼自己又做了些什麼?!生養了自己的竟是這只小妖?!
  這一看,才發現原本躺在那堛漱鶞陘w經不見了蹤影,只留一地斑駁的血跡,想來是趁剛剛兩人爭吵的時候醒過來悄悄離去了。
  開陽大驚失色,連忙放出神識尋找,可惜火璃被沈毓封了靈竅,如此一來就和一般鳥獸無異,靈山廣袤,要找如何容易。
  半柱香之後,開陽滿臉絕望的收回了靈識,看沈毓呆呆的站在原處,正一臉焦急地看著自己,他天賦雖高,卻還不是仙體,還沒有放出靈識的能力。
  看著這樣的沈毓,開陽露出一個微微殘酷的笑容。
  “我對小璃卻有情愫,可他對我僅是敬仰之情,昨夜我問他願不願隨我上天庭,他說他不忍心你人間孤寂……”
  
  靈山被人設了法了,采藥郎中進得,樵夫進得,普通百姓都進得,唯獨獵人、屠戶和身持兵械的人進不得,進去的都頭昏腦漲,出來免不了一場大病。據靈山村堻怞悛漲悀H說,這異相,最少也有六十年了,據說那日風雲大作,天空中隱隱有悲切之聲傳來,然後一陣金光照下,靈山內奔出猛獸無數,唯獨沒有狐狸,從此後,靈山狐狸一支獨大,後來就有人傳著靈山是被狐仙占了。
  可他們不知道的是,這靈山堛漯偺W也是走不出去的。
  沈毓坐在溪邊,凝視著掌中那顆火紅的珠子,目光溫柔竟似有一絲纏綿之意。那日,沈毓重傷火璃,被開陽一句話點醒之後,才驚覺自己心意,當下悔痛難當,在靈山設起了結界為的是保護失去法力的小狐,也是為了不讓小狐走出靈山,
  然後抽出被自己當年吸收的火璃的內丹,沈毓用法力為火璃重塑了狐丹。
  可是一甲子歲月過去了,沈毓依然沒有找到小狐的蹤影,不過他並不氣餒,因為火璃雖然被他廢了法力卻依然是只靈狐,壽命並沒有減少,而自己,早已得道,所以雖然六十年過去,卻只是二十出頭的樣子,時間並不是阻礙,難的是找到小狐後如何取得寬恕,火璃想是真傷了心了,不然自己翻遍了靈山,這山上的狐狸換了幾代了他都能數出來,火璃怎麼可能不知道他在尋他。
  悠悠經年,陪在自己身邊的只有這顆狐珠,間或,開陽會下界來對他冷嘲熱諷一番,然後塞給他一堆靈丹,說是找到小狐後給他補身體,沈毓一看,這開陽怕是把兜率宮給連鍋端了……
  正把玩著手中的狐丹用不多的回憶聊以自娛,不遠處突然傳來幾聲狐狸的悲鳴,沈毓一聽是狐狸有難,連忙收拾心情禦風飛了過去。
  斷崖邊,一隻灰色的母狐在圍著一個坑洞焦急的哀鳴。
  想是幼狐失足跌落了。沈毓這樣想著,上前去打算助一臂之力。他在靈山狐族中也算善名遠播了,所以那母狐見了他並不慌張,還忙將他向坑邊引。
  沈毓到了坑邊探頭一看,卻是驚喜交加。
  坑底一隻火紅小狐,修長身形,淡金眼眸,可不正是他苦尋了六十年的火璃。
  火璃抬頭見是他,吱吱的驚叫了兩聲,伏在坑底警惕的看著他。
  “小璃,別怕,我不傷你了。”沈毓含著淚,下到坑底把小狐抱上來,闊別六十年,再把這身溫暖抱在懷堙A沈毓只覺得什麼遺憾都沒有了。
  哪知火璃剛離了坑底,就掙脫了他的懷抱,一溜煙的跑了,那母狐不解的看了他一眼,也跟著跑了。
  沈毓哪能再讓他離開,連忙禦風跟上。火璃知道甩不開他,也就不浪費精力了,徑直跑回了自己洞中。
  沈毓找到火璃固然高興,可他很快就不是滋味的發現,那母狐竟是火璃的妻。當下嫉妒的直想把那只其貌不揚的灰狐扒皮拆骨燉了!火璃似乎是知道他的心思,整日寸步不離的守在妻子左右,沈毓當然不想火璃再生氣,那些血腥的主意也只能想想。
  他從草廬搬了出來住到了火璃的洞旁,打算來個日久生情。
  哪知火璃剛開始躲他,後來見他沒什麼威脅,乾脆對他來個視而不見,每日大搖大擺的和妻子出雙入對。沈毓倒不急,他知道狐狸沒什麼長性,這一季過了,那母狐極可能另尋伴侶,到時候,他再來慢慢哄他的小狐。
  為了以後行事方便,沈毓這個堂堂得道的上仙竟然學起市井無賴,趁母狐不在家的時候來勾引別人的老公,先表了自己的悔意,又說了自己的心意,在說道這六十年來對火璃的愧疚和思念,最後又拿出狐丹求小狐收下。火璃卻堅決地不為所動,先是沈毓一靠近就對他齜牙哈氣,後來牙都齜疼了沈毓也不識趣,只好乾脆來個相應不理,見了他纏上來就繞著走,實在避無可避的時候就轉過身留個背脊給他看。
  沈毓看他背對著自己,毛茸茸的大尾巴在地上一掃一掃,憶起當年他化作狐身討自己高興時那大尾巴掃在臉上的溫暖感覺,情不自禁的靠過去執起他的尾巴輕輕撫/摸。
  火璃似乎是有心事,沒有發現他的逾矩,沈毓大著膽子親了他的尾巴一下,小狐這才像被燙到一樣逃回了洞堙C
  這回,沈毓半個月都沒有見到小狐的面。
  沈毓本來以為那灰狐和火璃只會是一季夫妻,哪不知,連小狐狸都生了兩窩了,那母狐也沒有離開的意思,火璃明顯也沒有休妻的打算。
  沈毓這才著急了。日日看著心愛的小妖和別人夫唱婦隨,萬一那母狐得了火璃靈氣和他做了長久夫妻,自己該如何是好。
  一日,趁火璃出去覓食,沈毓拿了顆開陽送來的仙丹來到小狐的洞府前。
  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看著那騰雲而去的灰狐,沈毓笑得志得意滿。火璃叼了只野兔回來,正看見妻子升仙而去,再一看沈毓得意的笑容,馬上就知道了是怎麼一回事,氣得丟下獵物撲上來對沈毓又抓又咬。
  沈毓好容易等到小狐主動投懷送抱,也顧不得狼狽,只把小狐緊緊地抱住。火璃抓咬了一陣,見沈毓毫不還手就悻悻的停了下來,看看沈毓一臉的爪痕,又抬頭看看拋下自己升仙而去的妻子,不禁黯然。
  “小璃,如今你我都是孤家寡人了,如何是好?”沈毓席地坐下,討好的撓著火璃的脖子。
  小狐轉過頭來狠狠對他齜了下牙,又悻悻的垂下頭去。
  “小璃,小璃,原諒我可好。”沈毓輕聲地哀求著。
  火璃不理他,腦袋別了過去,從沈毓的方向只看見一對尖尖的耳朵在輕輕的抖動著。
  “小璃。”沈毓又柔聲喚了他一聲。
  小狐轉過頭來,淡金色的眼眸流光溢彩,沈毓自懷中掏出狐丹,小心翼翼的捧到小狐面前,火璃嗅了嗅,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他,沈毓鼓勵的看著他。
  半晌後,火璃紅舌輕吐,沈毓滿懷驚喜的看他輕輕把那顆狐丹捲進了腹中。狐丹入腹,火璃周身立刻散發出微微紅芒,額間的靈竅也慢慢打開,鮮活了起來。沈毓忍不住屏住呼吸,滿心期待的等著小狐再次幻化成人形。
  可火璃卻沒有馬上變形,依然維持著狐身攀在沈毓肩上,對著自己的洞叫了兩聲,片刻之後,一群小狐狸蹣跚的出現在洞口。
  沈毓的表情一陣抽搐,他怎麼忘了他的小狐還是五個孩子的爹呢。
  火璃看看孩子又看看沈毓。你惹的麻煩,你收拾吧。
  嗷嗷待哺的小狐狸看見父親,立刻圍了上來,四爪並用爬上沈毓的膝頭。
  “呃……不知道哮天犬有沒有奶……”沈毓僵硬的笑著。
  哮天犬是公的!火璃氣得一口咬在他臉上。
  “小璃,變回來再咬可好,孩子們看了不好啊……”
  
  靈山上的結界消失了,逍遙了一甲子的狐狸們出了山,靈山附近,一時間狐滿為患。
論壇贊助計劃大家一起來幫論壇吧~

TOP

結尾好好笑喔,
沈毓真是自作自受,
很好看,謝謝分享!!

TOP

......好攏統的結尾囧

TOP

過程有點小虐,但結局很好笑...
要失去了,才知道自己擁有多少。

TOP

可憐的狐狸
嘖嘖
但是他還是原諒他了!!!

TOP

沈毓真活該呀∼
可憐的小狐
你不應該這麼快就原諒他呀

TOP

還算可愛啦~
再來個甜蜜後續就好了!!!

謝謝分享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4-12-21 09:50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49751 秒, 數據庫查詢 7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