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短文分享] 《舞》作者:海子【完結】

《舞》作者:海子【完結】

本文來自:☆夜玥論壇קhttp://ds-hk.net★ 轉帖請註明出處! 發貼者:cherrylips 您是第1531個瀏覽者
這股細小而寒冷的水流源於森林,森林起源於空地上的舞蹈
沿途妳不斷揀起什麽又不斷扔下什麽,妳踩在人們最想念妳的時刻
但笑容漸漸遠離河岸,妳是壹股奇特的睡意噴向我的面孔
在妳流過的地方,牛的犄角轉著光圈,連小屋也在月光下擺上了桌子和食品
妳制造的器皿和夢的線條無壹例外地泄露於大地上
妳在土地上抱著壹塊石頭就像抱著妳自己,再也離不開
那些離去的漸漸變成仇恨
壹天又壹天,太陽不足以充實妳也不足以破壞妳
當另壹種敲門聲越來越重,妳把歲月這支蠟燭吹滅,又點上了另壹支歲月之光
妳的真情在旋渦和嘆息中被我壹壹識破,河流呵
春天戰勝了法則,妳踩著村莊走向比樹和鳥還高的地方,走向比天還高的地方
我想起天地夾縫間大把大把撒開的花,年老的樹木,刨土者和爬過門坎的孩子

壹棵樹結滿我們的頭顱,果實在秋天被婦人摘下或者爛在地堙A樹就要生長

我突然被自己的聲音激動

因為提到明天,人們扯下母胎中孕著的自己,河流的劇痛和黎明
壹邊無邊的起伏,舞的火堆擠滿陶罐,許多粗黑的胳膊擁在壹起
河岸下太陽在泥沙中越來越腫大,被秋天接受,酒和鐵互相遞進喉嚨
骨骼如林地長起,河流和翅膀變得黑褐無邊
鳥兒成堆成堆地投入冬天的營地,讓早晨被所有平靜的湖水、島嶼擁有
被年輕的新娘們擁有,我摘下自己的帽子,頭顱媗T起婚禮的鐘聲
不再孤單,壹切都能代表我和種子
我們的母親,高粱和蘆葦在北方拼命的揮動著頭巾
白樺林在湖岸上寂靜的長起,沒有人知道渾濁的水繁殖了這麽壹大片林木
沒有人知道故鄉的土地在道路和河流之下還有什麽
春天就在這時被我帶來
三兩個人拖著濃重的影子,舉箭刺穿燃燒在荊叢中的壹個聲音
小獸們睜著眼睛,善良的星星和風暴預言的粗沙堆在離心很近的地方
壘住,泉湧如註,我扶膝而坐,傾聽著花朵遷往苦難的遠方
傾聽著遠方椈嬰赤曭瑭n響,我粗大的手掌摸過城,在夜晚人們隔門相望
妳是河流,妳知道這壹切

線條被撕開,淩亂的掉在路上他們頭也不回地走了

[ 本帖最後由 cherrylips 於 2019-6-22 11:16 編輯 ]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3-2-2 16:30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45285 秒, 數據庫查詢 6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