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12
發新話題
打印

再看我一眼 序 (跡忍)

兩人才一踏進餐廳,岳人就急急忙忙跑來抱住忍足
「侑士~~~我好想你唷!剛剛不二說你需要休息所以我才沒去找你,怎麼樣?侑士你的身體好點了嗎?過來坐我旁邊,我已經幫你佔好位子了」
看著岳人可愛熱情的模樣,忍足不禁笑開了,寵溺地摸摸岳人的頭髮
「別擔心啦!我沒事的,那我回去了」轉過頭對不二一笑
「好好保重,忍足君」不二說完便回到青學的餐桌上

忍足跟著岳人回到自家冰帝的餐桌上,眾人連忙詢問忍足的身體好點沒
「沒事的啦!我可沒那麼弱不禁風…多謝大家關心………」
高傲的自尊心讓跡部開不了口說道歉,只能看著忍足不發一語,倒是忍足意外地在吃飯前……先開口跟跡部說話了
「部長…不好意思讓你擔心,既然我輸了,下午我會跟著大家一起練習的」
刺耳的部長二字又再次響起,跡部皺起眉頭不悅的神情表露無疑
「本大爺不想再聽到部長這兩個字!忍足!」

四周的正選們都感受到一股凜冽的寒風吹過,不敢說話也不敢動筷子,連一向愛睏的慈郎也睜開眼睛看看跡部又看看忍足………
「好了、好了,別只顧著看啦!大家一起吃飯吧」忍足用輕鬆的語氣化解尷尬
眾人眼看跡部沒再多說什麼,很快地就回復方才的熱絡,大家邊吃飯邊聊天
接下來的時間裡,跡部和忍足就再也沒說過任何一句話,忍足很有意地避開跡部,只和其他的冰帝成員們互動,這樣的情形一直持續到晚上都沒變過

夜晚降臨,吃完飯洗完澡後忍足早早就回到自己的房間
叩叩!敲門聲響起
「誰呀?」
「是我岳人啦!」
「喔喔!等一下唷」忍足急忙放下擦頭髮的毛巾前去開門
門一打開,忍足立即後悔了,因為在門外的不是向日岳人而是跡部景吾
「怎麼會……剛剛明明是……」
「本大爺請他幫忙的」
忍足急忙想再關門時,一隻手緊緊壓在門板上

「不准關!」
「部長……天色很晚了,不早點睡明天會爬不起來的」
「本大爺有話對你說」
「呃……那……在這裡說吧!」
「進去說」跡部抓著忍足的手,將人拉進房間裡,再順手把門關上鎖上
「部長……兩男共處一室不好吧!先放開我好嗎?」跡部不語拉著忍足坐到床上
「不要再叫本大爺部長了……聽到沒有!」
「你本來就是冰帝的部長呀…不然要叫你啥?」忍足苦笑
「忍足侑士你聽著!本大爺…不…我是說…我……我喜歡你!」拉住忍足的雙手

「咦?啊?」忍足一陣沉默……
「你…你不舒服嗎?部長?」
「誰跟你不舒服……本大爺是在跟你表…」話未說完,忍足立刻打斷跡部的話
「跡部景吾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我已經沒事了!你可以走了」忍足收起笑容一臉冷然,掙脫開拉住自己的跡部,站起來背過身子

TOP

「我不是同情,我說的是真的!」跡部跟著起身,由背後緊緊抱住忍足
「放開我!我不是替身!你聽到了沒有!」
「我沒有把你當替身,侑士………」
「跡部…我拜託你,放過我好嗎?我已經不想再去喜歡你了……喜歡你真的好累、好累,我已經沒有心力再繼續了……我求你放過我」忍足閉上眼,掉下眼淚
「侑士……」跡部將忍足轉過身,用手輕輕拭去忍足眼角的淚珠

「放過我好嗎?不要在我已經決定放棄時跟我說這些話…跡部…」忍足睜開眼
看著忍足泫然哭泣的模樣,跡部終於知道自己傷忍足傷的有多深多痛……提起忍足的下顎,跡部輕柔的吻上忍足的唇,用舌尖撬開忍足的貝齒
「不…要…跡部……」
伸手探入忍足寬大的襯衫中,一次又一次撫摸忍足光滑柔嫩的肌膚
「嗚……嗯……跡部……你…不…不要……」
「侑士…我愛你!」
「什麼?不可能………」

攬住忍足的腰際將人帶到床上去,由上而下注視著忍足
「跡部…不要……不…」忍足雙手抵著跡部的肩膀
「我會很溫柔的…侑士…相信我……」跡部低沉嗓音猶如催眠般讓忍足不再抵抗
舔吻著忍足的頸部,雙手則一一解開身下人兒的衣物,略為粗糙的手掌遊移在忍足纖細的腰部,隔著薄薄的運動褲撫摸著忍足圓潤敏感的下體

「嗚嗚……跡部你…嗯啊……」
一手撫上忍足的小分身,或輕或重的揉、壓、按、捻讓忍足的下身起了反應
「放開…我不要……嗯…嗯啊……」
「侑士的身體好誠實呀…」
跡部堵住欲再開口的小嘴,雙手俐落地脫下忍足的褲子,也順便解開自己的長褲
「啊啊…不要啊……小景…你…我……」
「放輕鬆,我不會像昨天一樣傷害你的…侑士……」
用嘴唇代替雙手吻著忍足身上每一吋肌膚,酥麻的刺激讓忍足呻吟出聲
「啊…嗯啊………別…碰…那……啊啊…別…這樣……小景……」
「叫我景吾,侑士…我喜歡你叫我景吾……」

脫下自己的上衣,跡部再度覆上忍足的身體,肌膚相親的觸感讓兩人都喟了一口氣,跡部低下頭含住忍足脆弱的分身,被包覆的快感瞬間直衝忍足的腦門
「啊啊啊………不要這樣……景…景吾…….」
感受到忍足的反應,跡部勾起一抹笑容,更賣力的讓忍足達到高潮,一陣哆嗦忍足將自己的蜜液全部射入跡部的口中,而跡部則將它們全數吞下
「呼呼…景吾…你…呼呼…對不起…我…我忍不住了…….」
舔舔嘴角,跡部低下頭,在忍足的耳邊低語
「說什麼抱歉,侑士你好甜哪……甜到我好想吃掉你……」

TOP

[發帖際遇]: 冥日在路邊做小販, 本日賺到現金275Ds幣.


忍足愣了,一向高高在上的跡部竟然會對自己說這種調情似的話語,難道說…跡部這次是認真的,怎…怎麼可能…跡部不是喜歡手塚嗎?
「景吾…你這次是認真的嗎?我不是手塚國光…我是忍足侑士…」忍足閉上眼睛
「我知道,我喜歡的是你,忍足侑士……」跡部輕啄忍足的眼眸
「對不起…我傷害了你,我本來以為自己追求的是手塚,不過我錯了,當我看到你跟不二聊天時我很妒忌,當我聽到你不再叫我小景時,那聲部長讓我很生氣,當我聽到手塚跟我說,你畢業後要回關西老家,我感到一陣心慌,侑士……原來我追求的不是手塚,是你,是跟在我身邊三年的你……侑士……」
「景吾………」聽到這一段告白,忍足不禁留下眼淚
「我想好好愛你……侑士…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
忍足破涕為笑看著跡部,伸手攬住跡部的頸子,獻上自己的雙唇
跡部知道忍足已經給自己最好的答案了,緊緊抱住忍足加深了這個吻
一吻完畢,兩人都氣喘噓噓看著彼此,眼神充滿了愛意
「景吾…我愛你……真的好愛好愛……」
「我也是……侑士…我愛你」邊說邊把手往忍足圓滑光潤的臀部探去
「啊啊…景吾你……嗚嗚……嗯啊~~~」
「別怕,我會好好的疼愛你的…侑士寶貝……」
靈活的手指探入忍足身後的小穴,突來的侵入讓忍足繃緊了身子
「放鬆一點…侑士…我不會傷害你的…」

跡部吻住忍足的小嘴,舌尖竄入忍足的口中纏繞、追逐,一手再度握住忍足的分身,搓揉的刺激讓忍足的分身頂端又泌出乳白色的液體,另一手則不斷探入忍足後方的小穴,試圖讓忍足放鬆,別再繃緊著身子
「啊啊……景吾…你可…可以進來了…我…我準備好了……」
「不行,我不想再傷害你了,乖……再等等…」

隨著時間的流逝,忍足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有一把火正在燒著,好熱、好熱
「景吾…我…熱……啊……嗯…你…嗯啊……」體內的空虛感讓忍足不知所措
「忍著點…侑士……」跡部將自己的碩大扺住忍足的花穴
「嗯……景吾…抱我……啊啊……嗯啊~~~」

碩大的分身插進窄嫩的小穴裡,一遍又一遍的律動,逼的忍足呻吟連連,只能緊緊抱住跡部的腰,任由跡部帶給自己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呀啊………景吾…慢、慢點……我跟不上……啊啊……嗯啊~~~別……」
「侑士…你好緊……放鬆點……乖…」

隨著嬌吟與粗喘,在一個強而有力的衝刺下,跡部將自己的愛液完完全全射入忍足的小穴中,忍足也在跡部手上洩了第二次
「呼呼……景吾…」侑士窩在跡部的懷裡
「侑士…累了吧!好好睡一下...乖……」攬住侑士的腰際,將兩人的被子蓋上
這一夜跡部與忍足合眠,互相傾訴的愛意讓兩人心結打開,相擁的身子、緊握的雙手,心靈上的契合讓兩人共度春宵,方才的激烈情事,兩人都累了,呻吟與喘氣餘留下來的陣陣氣息縈繞在整個房間,久久不散…………直至天明…

TOP

[發帖際遇]: 冥日在巴士上揀到現金100Ds幣.


叩叩、叩叩,一陣敲門聲打擾了正在好眠的跡部和忍足
「唔……小景…有人敲門……我…去………」話未說完,只見跡部一把抱過忍足低頭就是一個長吻,竅開貝齒舌頭長驅直入,手也不安分的游移在忍足的腰側
「唔唔……啊~~~別這樣!小景……」
「你真誘人~~~」沿著敏感的耳際落下細碎的舔吻
「真的有人啦!小景~~~」剛說完,敲門聲再次響起
「嘖嘖……真不識相!你給本大爺躺好,不准起來,本大爺去開門」開玩笑,侑士現在身上佈滿吻痕,要多誘人就有多誘人,怎麼能給其他人看到!

「是哪個沒長眼的傢伙在敲門!」
一、二、三、四、五,五雙眼睛直盯著開門的跡部
「啊啊~~跡部你怎麼會在這兒!侑士呢?你把侑士怎麼了?」
「跡部?你沒穿衣服……」
「跡部學長你昨晚在忍足學長這兒過夜?」
「啊?不是忍足是跡部啊……」
「………………………………」
跡部一臉不爽的神情看著岳人、冥戶、鳳、慈郎、樺地五人
「本大爺做啥關你們什麼事?給本大爺通通離開這裡!」跡部一臉不爽的神情

「侑士!」個子嬌小的岳人鑽進房間
其他人也趁機進入房間,只見忍足赤裸著上半身坐在床上
「呃……早…早安呀……」忍足羞紅著臉向大家道早安
大夥兒傻眼了,這……這裡發生啥事大家心裡也有底了………
忍足/忍足學長/侑士被吃了呀~~~~~~~
「啊啊……侑士~~~你沒事吧!昨晚我是被逼的呀…是跡部逼我敲你的門…」> <
「沒事啦~~~我不是好好坐在這兒嗎?」
「全體正選給本大爺去跑50圈」
「什麼?」「不會吧……」「不公平啦!」「侑士~~~」「………」
「再吵就加倍,還不給本大爺滾出去……」
眾人不敢再多說一句話,紛紛走出房間去跑圈了……

「真是的!看來本大爺的訓練太鬆懈了……」
「小景……我…我…」忍足紅著臉,說到一半的話就是說不下去
「穿上衣服,不准你在其他人面前裸身,你的身體是本大爺的!」跡部抱起忍足
「景吾……我愛你…」忍足一臉開心摟住跡部的頸子
「我也愛你……侑士」跡部在忍足的耳邊呢喃著

如果說前幾天的冰帝氣氛是烏雲罩頂,那今天可謂是雨過天晴了,當跡部摟住忍足的腰出現在餐廳時,幾乎所有人都傻了,除了仍是冰山的手塚、依舊笑臉的不二,還有今天早上才剛知情的冰帝正選們
「放手啦!小景……很多人在看啦…」忍足急忙想拉下跡部的手
「不放!要看給他們看」跡部加重力道,硬是環住忍足的腰前進

「唉呀呀……看來跡部君昨晚睡的不錯啊~~~」
「別想打侑士的主意,他已經是我的人了,不二」
「小景!」
「本大爺說的是實話」
「呵呵~~~現在知道要珍惜啦!跡部君……」
「恭喜你們,好好珍惜他,跡部」
「不用你們操心,本大爺這次不會再放手的」
雖然很不情願承認,但這次的確是因為不二和手塚,自己才終於知道喜歡的人到底是誰?這兩天發生很多事……不過總算……撥雲見日……

三天兩夜的合宿訓練轉眼而逝,冰帝、青學兩隊在這段時間都內都成長了不少
「手塚、不二,謝謝你們」
「耶~~~忍足君太見外啦!要是跡部君欺負你,歡迎回來找我們~~~」
看到不二一臉認真,忍足不禁感動萬分,伸手抱住不二
「好好保重,下次比賽見!」一旁的手塚說道
「我會的!」
「侑士、侑士,巴士來了啦!」岳人蹦蹦跳跳的跑過來拉著忍足
「嗯!下次見」揮手和手塚、不二道別後,和岳人一起離開

「什麼!我不要~~~我要跟侑士坐啦!」
「本大爺說了就算,到後面去」
「部長濫用職權……」
「嗯?你再說一次?」跡部的青筋隱隱跳動著
岳人急忙溜到後面去,不敢再多說一句,開玩笑…跡部生氣起來可是很可怕的

「小景?」忍足一上車就發現自己隔壁的位置換了人!?
「懷疑什麼?坐你旁邊不行呀?」
「可以、可以…」忍足的嘴角忍不住上揚化成一抹笑容
「笑什麼?本大爺坐你旁邊是你的榮幸」
「是、是、是」
「手!」
「啊?」
跡部拉過忍足的手緊緊握住「本大爺不會再放開你的…侑士!」

TOP

好看
好險跡部提早發現自己的心意
不然忍足就

TOP

好險跡部提早發現自己的心意
不然呀∼想追回忍足就難了

TOP

看了这文我開始喜歡跡忍了~
真令人心痛的小狼~

TOP

好感動
好文啊................. 以後回味時再回來看一次!

TOP

還好還好
一開始我很替侑士心疼
幸好跡部終於明白自己的心意

TOP

可惡! 還是踩雷了!
自知雷點很多, 所以閱讀前會盡量先行避雷, 不料還是不慎踩到.

強X就是強X, 不能說因為A暗戀B,所以B就可以強XA , 然後說一些渣話來合理自己的行為, 最後再表現忌妒行為, 強將A變成自己的戀人. 可惡! 強X犯都去死吧!

本來不想發表評論的, 因為作者也沒拜託我看, 真的是自己點進來的. 只是.......覺得這種文還真不少, 雖然一看到雷點就趕快跳開, 但不慎看到的又無法從腦中抹去, 所以就寫一點發洩一下罷了.

趕快去找一篇溫柔的文來看

TOP

 20 12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4-7-17 03:25

Powered by Discuz! 6.0.0Licensed © 2001-2014 Comsenz Inc.
頁面執行時間 0.064034 秒, 數據庫查詢 6 次, Gzip 啟用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夜玥論壇ק - Archiver - WAP
論壇聲明
本站提供網上自由討論之用,所有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站立場,並與本站無關,本站不會對其內容負上任何責任。
假若內容有涉及侵權,請立即聯絡我們,我們將立刻從網站上刪除,並向所有持版權者致最深切的歉意。